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
古墓小说网
古墓小说网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醉枕江山 小户媳妇 娇妻如云 众男争春 庶女医香 鬼王宠妻 失身王妃 庶女有毒 逃婚太子 下堂皇妃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古墓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伦理小说  作者:伦理小说 书号:13272  时间:2017-4-25  字数:10981 
上一章   视奸    下一章 ( → )
(一)

  你们知道男人的眼光吧?是了,没错,就是那种!男人看女人的时候,总喜欢眯起眼,企图将猥的目光,像针一样挤进女人最隐密、狭窄的隙中。

  从小,我就常听说长“针眼”的传说,一直不太明白这个含意,如今,当我四顾周遭,所逢都是一道道如针般尖锐的目光,一个劲的想往我可能于他们目光下的身体拼命钻时,我终于明白了!

  我拥有一副傲人的身材,青春亮丽的脸庞,这已经是足够吸引人了;而我也乐于以我的人体段接那些充各种复杂情的目光,所以经常刻意穿着一些令人难免想入非非的衣服。你裙、镂空丝袜、不扣上面两钮扣的衬衣,甚至,我喜欢故意不穿内,以便我在蹲坐的场合中,可以不经意式的几丝青光,让一些男人意马心猿。

  没错,我喜欢被人窥视,每当我刻意引男人的猥目光时,我的身体总是不由自主的颤动着,那是一种充喜悦与刺的颤动,从男人的目光中一直延伸过来的视线,好像一,狠狠捣入我的花蕊深处,让我一阵阵涌入快与高

  我通常将它名为“”我可以想像有千百个男人一起我的情境,而且每个男人都会以为是单独地在我!

  不过“”通常足不了男人,也足不了我,因此“视”是个起点,我通常让他们先感觉在我,然后再让他们真正地

  在我看来,男人简直是情的动物,每一个男人,包含了自己最亲的家人,都不会放过任何可以“视”我的机会,我也乐于让他们“视”毕竟,伦的罪恶感,是真的非常刺的。

  我今年36岁,18岁奉儿女之命结婚,目前已经有两个18岁的双胞胎儿子,一个17岁出落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儿;可是,我不但没有老态,反而因年纪的关系,丽大方,更凸显出我的魅力——我之所以会发现这点,不仅是因为外面一堆趋之若鹜的男人,更是由于我发现我那两个儿子,他们也开始视他们的老妈了。

  起初我很愤怒,觉得他们亵渎了世间应该是最伟大的母爱。的确,当一个母亲从子中挤生出她的婴儿,并含着慈爱,将丰房及进那张嗷嗷待哺的小嘴时,岂会想到后他们的目光如此贪婪,富含着情,意图挤这对房,并用像征着他们已经成长的利器,回归他们原来的地方?

  继而,我感到惊讶,这倒不是由于他们胆敢如此肆无忌惮地窥视他们的老妈(我),而是我发觉到,从他们的目光延伸而来的利剑,居然有如电一般,立刻窜在我体内,起阵阵不歇的热,我下体似乎真的受到磨擦、挑,甚至入!

  这感觉是如此的陌生而又稔,陌生的是它的新鲜与刺,是它的来源为自己的子所孕育出来的;而稔…稔嘛,…说到这,我脸上不微微泛起红了,因为这来自血族的奇妙感受,竟是我所曾经验过的,从20年前伊始,直到如今…最后,我感到释然了,毕竟,这似乎是家族血中遗传下的魔,我又何须介意于怀呢?

  那时的我,不笑意盈盈地望着我那两个儿子,而且故意放低身子,微叉双腿…我不晓得他们看清楚我那低的睡衣下似将颖而出的双,或是腿间隐隐约约暗藏的妙没有?

  然后,我看见老大小晋掩着裆,说要上厕所;老二小钧将手伸进了袋,嚷着要进房间作功课…那晚,是我毕生中最觉得燠热的夜晚,房间的冷气尽管仍呼呼作响,我赤地躺在上,老公子文偏生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不在家,我拿起临时替代品——你们知道吗?这可是我那虽然年近60,却依然龙马精神的父亲,从瑞典买来送我的“礼物”呢!而我是以一丝不挂的身体、婉转动人的娇呼,以及一夜的热情,接这“礼物”的“非礼”的——想像老公的存在,以最大的速度,最深的探索,进入我饥渴的下体。

  我从来没想到它居然可以让我如此狂热,我狠狠地将它噬进去,让它笔直而有力地进出,我一直在醉中,想像里,也分不清它究竟是按摩器、是老公的短、是父亲的长、还是小晋或小钧那无以名之的利器…那一晚,我居然一连三次获得高

  当我疲累而足地抱着枕头而睡时,我嘴角里噙着一抹笑意,因为我知道,想像是有可能化为现实的。以前如此,未来亦复如此。

  当夜,我沉沉睡去,一连串的绮思梦想,引领我回到以前的日子…

   (二)

  几经困难,挤出了第二集,颇有后继无力之感。哪位网友有兴趣,来个接力如何?

  那是我正上高 二的日子,17 岁的年龄,说寂寞也寂寞,但也未必真的寂寞到哪去,我如桃李的脸孔,丰盈而丽的身材,再加上我略显风的举止,使得我身旁总是围绕着一群想一亲芳泽的男生。

  其实,我真是有点早的,或者是因为偷看了父亲密藏的录影带缘故,我早已懂得什么叫做作爱,更晓得以手指或硬物入下体时是多么的快慰。

  不瞒你们,我曾经一个人对着录影带自长达三小时,想像着有如影片中如此长的巨轮番入,在狂了七、八次之后,才意犹未尽的收拾残局。

  我也懂得如何挑起男生的望,高中制服尽管制式而古板,但我却有办法让我自己也引以为傲的身材,吸引许多贪婪的目光,我故意只穿薄薄的内衣,让头顶着衬衫,以优美而媚惑的浑圆,让男生眼底冒火;裙子只能到膝上三公分,可是我会刻意站在高处,让楼下的男生仰首而望,里面鲜的红光,足以让他们出鼻血。

  我知道,他们都恨不得来强 我,恨不得狠狠地将我在地上,扯烂我的衣服,撕下我的内,然后…我心里常想:“来吧,来吧,做你们想做的事吧!”可是,他们不敢,真的不敢!那时代的男生真的是腆腼惯的了,心里想着,可要他们实际行动,却又万分为难,只会在背后议论纷纷,望着我那娇滴的身体,意一番而已。

  我常不自觉地嘲笑他们,用我冷冷的,代有点挑衅意味的目光,盯着他们已微微鼓起来的下体直瞧,瞧到他们忍受不了,躲到不知什么地方去“消肿”为止。

  当然,那时候也有一些小太保似的自以为风潇洒的男生,这倒比较能够引起我的兴趣。但通常,他们的成绩都很差,想做我的男朋友,以我才学兼优的素质,当然是不可能的事,不过,我却乐于让他们尝一些甜头。

  在一些舞会中,我是常客,我喜欢让他们双手抚摸着我的部,我则环钩着他们的颈项,将我丰极力贴近,顶着他们宽阔的膛,然后,体验腿间那逐渐受到硬物磨擦的快。我依稀可以看见他们慢慢起的样子,甚至,有时候发现到自己的腿上微微了一小片。

  碰到我所喜欢的对象,我会暗示他们,先走进厕所,等着他们进来后迫不及待地将我顶在墙上,掀开我的衬衣,拉下我的内,发狂似的将口印在我的丰上,用早已烫热的硬物充实我的下体。

  不过,我通常不怎么主动,只是冷冷然微抬我的脸庞,盯着天花板上的某个定点,等待一切的结束。我不是不喜欢爱,只是,当他们刚刚进来时,我就已开始叹气,知道回家后还得靠我的方式自行解决。

  我绝不跟同一人做两次,因为没有一个值得,但也因为这样,我如穿花蝴蝶般周旋在这些人之间,受尽公主般优沃的待遇。我不跟他们接吻,更不跟他们口,这使他们恨得牙的,但却因为犹抱一丝再亲芳泽的希望,他们也都守口如瓶。

  高 一开始,我就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是我在学校里,依然是尊贵的公主,为众人所仰望,谁也不敢想像我曾经跟十数个男生发生过关系。

  不过,这些男生从来没有人让我足过,即使是一些田径、篮、足球的校队也是一样,他们在爱上所能给我的,只是让我更发现到自己而已——我想,我是那种超强的女子,这些小萝卜头,无论如何是无法足我的,尤其是我每次在他们得尝望后,又需回家自力救济时,感受特别强烈。

  升上高 二后,我已经不太愿意玩这种游戏了,没的让自己多难过而已。事实上,我反而觉得,就让他们用意的方式来我、我、入我、干我,我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快,尤其是众目睽睽下,一天之内,我仿佛被轮 过上百回一样,你们能想像几百具一起挤进我那窄小的妙中的滋味吗?

  我在录影带上看过七男一女的,那女的双手各把玩一,口中轮着一后一,但是,最多也同时有两进入妙而已!

  当然,两齐入的滋味也是的,可是,同时几百入,却也别有一番滋味。每当想到这里,我整个身体都难免一阵颤抖…于是,我开始懂得享受这种乐趣。在我周遭的人,从八十 岁以下,只要稍懂人事的,大概没有不幻想过与我媾的了。我仿佛全身赤地躺在众人面前,沉酣着承受着他们目光的凌、鞭笞与肢解。真的,我喜欢这种感觉!通常,我将这叫为“视

  我想,大约全校男的师生都在视着我;这绝不是夸张,也不稀奇。事实上,我发现,连我的父亲——那时,他正将四十岁,修颀而壮硕的成男子,嘴上留了一抹髭须,风度翩翩,自从母亲过世后,虽未续弦,但身边总少不了女人——居然也会对我,他亲生的女儿,感兴趣起来。

  我在家里是自由惯的了,一袭轻便的睡衣,连内衣也懒得穿,就在家中晃自如。我喜欢斜躺在沙发上,自由地舒伸我修长而浑圆的美腿,随意架在茶几上,欣赏我喜欢的电视节目,有时候忘形到裙角下透出一些青光也没察觉。

  最初我很讶异,为何父亲——还有我那小我一岁的弟弟,总喜欢坐在另一张离电视较远的短沙发上,而从不肯坐到这一边来;而且,看电视时也总是显得那么不专心。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在同一位置,看见父亲依我的模式躺着,而我赫然发现他下腹累累然垂下的长条物时,才恍然“惊觉”说“惊觉”是有道理的,因为一来我发现了那张短沙发的“地利秘密”;二来我真的惊讶,父亲的那东西实在是巍然可观,连疲软时都还长如芭蕉,不知道坚起来后是啥个模样呢?

  我看过的也不算少,连录影带中天赋异禀的算上,也应该排在前几名!

  我脸微微红起来了,因为我眼角微瞥,居然想到了难怪他会受女

  当然,我也觉得有些怪异,原来父亲和其他男人一样,也在视我,我可是他的女儿呀!

  不过,这种怪异的感觉似乎更能让我感到刺,我的下体突然间水如,居然顺着我的腿泻了一片。

  从此,我故意摆自己,无论有任何我身体的机会,我都不会吝于敞开门户,期待他们(父亲和弟弟)视线的凌。

  说真的,我觉得我是在挑逗他们、惑他们,甚至在洗澡的时候,明知浴室外极可能有不同的眼睛在偷窥——门是我刻意留下隙的,却偏偏卖风情,抚摸自己的子、抠挖自己的小、饥渴地自给他们看。

  我有时会想,他们看了之后会如何呢?是跑回房间,想像我体打手?还是赶紧找别的女人煞火?他们在跟别的女人做的时候,想的是谁?会不会叫错名字?还有,他们会不会忍不住冲进来?假如他们真的冲进来了,我会怎样呢?

  老实说,录影带中伦的剧情我可看多了,其实都是角色扮演而已,几曾见过真的家族成员亲身拍摄的?如今,假如他们闯了进来,这可就是真的了,我会不会像影片中的人一样?…我曾经假设过很多种情况,从开口嘲骂到抵死不从都有,可是,却还数默然承受强暴、拒又,甚至热情接纳的情况居多,而且,每一想到这情景,我整个人就突然亢奋起来,我想到父亲那累然下垂的巨物,如果它真的进入它所生的女儿的户中,会是怎样的滋味呢?

  不瞒你们,我真的是的女人,因为我知道我是很渴望它们闯进来,然后用他们那长而有勇猛的具,狠狠捣入我的中的。当然,我一定也会地加以回应,而且充分感受到其中的情趣与刺

  试想,一个女人居然会渴盼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来干她、她、她,她该有多、多、多!可我就是喜欢!

  我开始幻想着与父亲或弟弟媾的场面,从他们如何抚摸、挑逗我那感的身体开始,直到想像他们在我身体内如何的冲击捣撞,我经常一面手,一面叫出爸爸、弟弟的称谓,然后让自己陷溺在情的想像世界中,一任它泛滥而不可收拾。

  我曾经想过很多种他们如何来我的可能情况,包括了所有我知道的情小说和电影中的情节,但是…真的,你们万万想不到,我的第一次的伦经验居然是这样展开的。

  (三)

  各位网上的朋友,大家好,这是延续以前的1和2而来的。写情文学看起来容易,真的动起笔来,还真的是甘苦自知。

  前些时,在网上看多了一些漫骂与叫嚣,觉得很无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些隐密的私,难以宣,在元元上,我们能够加以纾解,这就够了,不是吗?

  我建议大家将作者与作品分开来看,批评的时候,只针对作品,别作人身攻击。

  含笑看世情吧…下文请多指教啰!

  在很多社会中,伦都是一项忌,但是,这一忌的来源究竟如何?恐怕还不容易说清楚。有人从优生学的角度出发,认为忌事实上保障了人类继续生存的命脉,这有道理的。不过,无论其本义为何,在目前的社会中,它是以道德形态出现的。道德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呢?

  我记得有一个叫康德的哲学家说道德是先天而有的“无上命令”任何人在本能上都无法违反,除非他陷溺于人过久过深。也许这就和孟子善的说法一样吧?我搞不清楚。

  不过,很多道德不是普遍的。我却知道,就好像伦,有些地方,有些时代,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是被认为合理的,我也曾听说过美国有一个孙子娶了祖母的事件。所以,我一直相信所谓的道德律都是属于后天的。

  情,似乎才真正属于先天的层次,佛洛伊德不是说过了恋母、恋父的情节吗?我觉得我好像就是。

  伦是违反道德的,但是却和我天中某种魔的血隐隐合拍,在罪恶感中,却往往能获得更强烈的刺足。

  假如他们真的冲进来,我会肯的,而且,越到后来,我越能发现到我实际上是在盼望着的。

  可他们始终未曾进来——道德的关卡,无论如何是很难突破的,他们如此,我如此,想必你们也是一样吧?

  事情的发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我搞不清楚怎么会去参加那场化装舞会的。

  美其名为舞会,实际上却是一场杂大会。我到了那里,隔了一阵子才知道是受骗了。

  那时,我正扮演着猫女,浑身黑色的紧身衣,背后还拖着一道长长的尾巴。

  我知道我的身材极其惹火,所以身边一直围绕着形形的人,他们争着与我共舞,使劲地将身体往我腹前靠过来;不跳舞时,也有一堆人拼命向我敬酒搭讪——音乐声很嘈杂,说话都失去了平常的腔调。一群大鬼、小鬼、魔术师、罗宾汉轮转去来,搅得我晕头转向的,想来我喝了不少酒。

  不过我一直发现有个蝙蝠侠始终不离我左右。蝙蝠侠与猫女,嗯,本来就是一对的吧!而且这人高大而英,虽然看不见面容,却也颇让我有好感。

  人很多,其实我们也没聊几句,都是一些无谓的搭讪和笑话。我也无意去认识他,反正我是来跳舞的嘛,我想。

  不过,就在我酒意已浓,神智有些恍惚时,却见一个巫婆拿起了麦克风,宣布“狂节目正式开始!”说着,竟开始下自己的全身衣物,只留下了面罩。

  我正讶异着,转身询问那个带我来的朋友——他居然化装成谜人。

  呵!原来我一直被蒙在鼓里!我如今才知道这是杂的派对!这个朋友是有预谋的。

  我虽然没试过杂,但是我知道我不会排斥,可是,我气不过他不事先跟我说明。因此,我也有点迷糊地随众将衣服光时,他首先就想来与我,我决心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就在他搂住我时,我用力挣脱,转眼看见了那个蝙蝠侠,我就拉了他,亲匿地与他往预备单独做的房间走去。我晓得那朋友一定非常错愕,可是我就是偏不让他得逞。本姑娘要给人干,也轮不到你!

  我得意地回望他一眼,目光所及,尽是男人一赤条条的和女人的乌黑黑的,我这才有机会看这个蝙蝠侠的下体。

  这一看,我倒有点吃惊,他还没硬起来,却已经不会输给在场那些家伙了。

  它累累然垂在那里,像木似的,让我有点熟悉的感觉,一边走,我不一边去抚摸它。

  他侧过身子,将我拥进了怀里,然后开始玩我的和小,并低头去吻我。

  天哪!他真是个调情圣手,就这么短短的一小截路,我整个人都快瘫了。你知道吗?我们根本就是身体黏着身体进入房间的。

  进入房间,锁上门,隔离了外面的喧哗后,开始彼此感受到对方沉重的呼吸声,我们根本无需言语,很有默契地就躺成了69的姿势,他的舌头开始向我的,而我也第一次跟男人口,爱怜地把玩那逐渐膨起来的具,张口吐,得我小嘴的。

  他的舌头像条灵活的小蛇,在我那美妙的口中进出钻游,得我全身难遏,纤宛转扭动起来,不自觉地发出了嗯嗯哼哼的享受之声,口中自也加紧地含着那长逾八寸、如杯口的大玩意儿。我觉得我下身已经一片了,口脸上也一片黏糊糊的,是口水、也是它那玩意渗出来的黏

  然后,他起身跨向我,那具紧紧地抵住我的口,正跃跃试地在磨擦着。

  我已经是兴难遏了,双手猛然抓紧他的肩头,下身向前,双腿住了他的身,我摆出的是任君恣意怜的姿态,等待着他那壮的具捣进我那饥渴的中。

  我觉得口一阵酥麻,仿佛久盼的空虚心灵,刹那间获得了填补。是它进来了,如此勇猛而无畏的侵入!

  然后,然后,然后我居然在预备承受最猛烈而刺的攻击时,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宝贝,你想我怎么疼你?”

  这声音,熟悉得就像是家里平时亲切的呼唤,十几年来,我几乎听惯的了,尤其是那“宝贝”二字,每当我听到这个字眼,我就非常明白,紧跟着这字眼而来的,通常是能让我心满意足的!他,附在我耳边,轻声地向我说,温柔体贴,恍如是父亲向撒娇的女儿作承诺。

  我一度还疑心是否自己耳朵听错了,可是,当我再度、三度,听到宝贝的时候,我已无可置疑了。是他,是他,没错,就是他。噢!真的,他又再度让我足了,向来疼我的父亲,此刻正用着他壮而坚长的来“疼”我——他的女儿!

  你们能想像这样的情景吗?不知情的父亲,在某种因缘际会的场合中,以他浑身充魅力的刚之器,猛烈地刺进他女儿的,如此这般地“疼”

  她,而且还“疼”得她浑身舒畅,恨不得他再多“疼”几次;知情的女儿,应该如何表现才算是正常合理的呢?

  说真的,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才是对的,从下体传来的刺和兴奋,在我的心里呐喊着:“干我吧!爸爸,干你的女儿吧!女儿真的好想被你干的。”可是,突来的惊吓,让我无法沉默不语,很自然地喊出了娇媚而略带惊讶的“爸爸”二字。

  他先是笑了笑,说:“不必叫爸爸吧,我哪有这么好命”一边说,一边仍未忘记继续猛猛捣,几乎让我无暇再说出什么话语。

  可是,我还是再叫了一声。

  只见他突然间一愣,整个动作在刹那间静止了下来。然后,以不可置信的口吻,问了一句:“你,你,你是小媚?”

  说来滑稽得很,这时候的他,双肩正扛着我的双腿,巨大的在我的小中。

  我忍住笑意,轻声的“嗯”了一声。

  这一声“嗯”低得像是蚊子的飞绕,我原也未必希望他会听清楚的。

  可是,他却犹如受了极大的震撼一般,迅速放下了我的腿,出了意犹未尽的具,伸手去揭我的脸罩。室内虽然黑暗,但是久经惯于黑暗的眼睛,想来也是能看得非常清楚的。没错,就是小媚,他的亲生女儿!

  他一个人静静靠在墙角,我则仍然蜷屈着人的体,横躺在一旁,他有时候抬头望向天花板,有时则瞄向我。

  我不晓得他在想什么,尤其是当他看见我——他刚刚正干得不亦乐乎的女儿人的身体时,有什么盘算?

  我注意到,他的具始终未曾疲软,应该是还没足吧!在黑暗中,我依稀可以看见它仍然秃眼怒瞪着,笔直地立在外,头上还莹然有光,织着他的黏与我内的水。

  他还想干我吗?“来吧!爸爸,我的小着,非常需要你的大巴来通一通呢!”我心里在狂呼着,可却不敢说出口,只能扭动我的身体,作无言的惑。

  我知道你想的,你早就想了,说不定你干别的女人的时候,心里想的、口中叫的,都是我小媚的名字呢!

  他再度盯着我的身体瞧了,我心里有几分雀跃,不下体微张,蓬门开。

  他没有过来,却站起了身子,径自出了房间。

  我有点失望,灰心地愣了一阵子。等我也起身出去的时候,外面仍然一片喧嚷,一群人男女间隔着,围成圈子,正进行着杂

  我无心再逗留,猫女猫眼逡巡,已经找不到她的蝙蝠侠了。我很快地穿上衣着,丢下我那位正沉于杂的朋友,步出了这间猥的豪宅。

  夜风吹袭着,我突然有点凉意,心里也一片惘然。

  一辆黑色的朋驰轿车驶来,在我身边停下。原来他在等我。我上了车,坐在他旁边。车子启动,一路上,我们没有说半句话。

  (四)

  回到家中的一切情形,想来你们一定可以想像得出来吧。很多事就是这样,第一次的关卡最难突破,一旦突破了之后——无论是在何种情形下突破的,第二次、第三次,甚至以后的无数次,都将随之自然而然地衍生。我们的情形也是如此。

  那天晚上,回到了家,我先进了房间,他随后也跟了进来。我们仍然是蝙蝠侠与猫女的装扮,只除了解下脸罩。

  我们一起坐在边,他似乎有话想说,也有动作想做,但一时仍迟疑未决。

  我知道父亲的意思,也明白我自身的渴望,其实我们早就有默契了,只看谁先打破僵局。

  行动是破局最有效的方法,在窟未足的情已经让我无法再迟延了,而且,我不是早就想让父亲干的吗?

  想到这里,我嘤咛一声,整个身体倒向了父亲怀里。我火热的身体紧贴着父亲的身体扭动着,仿佛钻进他身子里一样;鲜润滴的红,印上了他的,舌头厮寻着另一只舌头;一双手在他下体游移着,很快就掏摸出他那曾经一度进入过我体内的熟悉玩意儿。

  父亲接着我,如情人般热情地吻着我,开始摸索着去解开我那身猫女的衣服。我们相互纠结着,很快就回复到刚刚在黑暗房间中的情景,两条白晰的躯体翻滚在上,在灯光掩映下彼此寻求望的足。

  “宝贝,你想爸爸怎样疼你?”他又说这句话了,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但这次我并没有惊讶,也没有沉默,反而以妩媚的嗲声说:“疼我,爸爸,像你刚刚那样子疼我!”

  “刚刚”二字缩减了时空的差距,使我们完全回到了窟中的情,只是,那时候是父女在不知情中放纵情,此时却是一对亟享受情的父女罔顾伦的罪恶感,并陶醉在此莫大的刺中。

  我看见父亲暧昧地笑着,手指伸入了我屈起来的腿,轻轻捻着我又开始润的

  他真的是玩的高手,就这么轻轻的几下,我整个里就泛滥了起来,不扭动着肢,口里咿咿嗯嗯地叫着。

  这时,他附在我耳朵,轻轻说道:“小媚,你好,是不是早就想给爸爸干了呢?”

  我听了,羞红着一张脸,是没错,我心里早就想让父亲那巴来干我的了,可是,这话总不能说出口吧?

  我无言地望着他抛着媚眼,伸手去拉他那已经膨得像锤的具,往我的口靠过来。

  我的意思很明显了,而他也明白,他就像“刚刚”一样,举起我的双腿架在肩上,准备作一番猛烈的攻击。

  可是,他没有,没有如我预期般的即刻将他的大进来。他很促狭,居然就这样地,在灯火通明下,眯着眼看我的户,甚至用手分开我的,在我核上又捏又摸的。

  我窘极了,当然也急了,我的早已淋淋了,而我的可没有被人如此窥视过,尤其,他是我的父亲耶!

  我忍不住说了:“爸,别看嘛!羞死人了!”

  不过,我知道,我的一定开得更大了,因为我实在无法不扭动腿,以期待他的进入。当然,他也就看得更起劲了。

  后来他跟我说,他早就想好好看看我的了,因为以前几次偷看我洗澡或手时,总是隔了一层距离,于是,窥看我的和玩我的一样,就变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希冀了。

  在以后的无数次做中,我也让他看了个够,这是视,然后,他也才开始了我个够。这也使得我喜爱视,一如真正的被

  不怕你们知道,我父亲真的是的能手,在往后的十几年间,我一直充分享受着被他的喜乐。近几年来,尽管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但依然可以让我死。

  一方面,这是他会利用一些亢奋的药物,以补其不足;一方面则是他的确是笫高手,光是语言挑逗,就足以让我情大发,成一片。他喜欢逗我叫,而我也乐于藉叫抒发我的情——我喜欢他逗我的方式,从第一次起我就喜欢上了。

  我很讶异,为何那次在窟中他没逗我?后来才知道一来那时场合不对,二来,他不晓得我就是他的亲生女儿。

  也许诸位会奇怪,叫与我和他的父女身份有何关联?

  原来,他喜欢我叫他,就叫他爸爸——在我们做的时候。他似乎特别喜欢伦的罪恶感。

  而不瞒你们,当我口中自称女儿,而叫他爸爸时,我居然也能获得更大的快

  显然,他热衷于我——他的女儿,而我,也沉醉于被亲生父亲的亢奋。

  就是这一次,他让我尝到了滋味。

  【全文终】

  20178字节
上一章   伦理小说   下一章 ( → )
蛰伏猎手小虎走乡记一抹而去的嫣艾薇文集慾女舂情我所接触的日伴娘我和我的男人非正常人类之
古墓小说网提供小说伦理小说最新章节:视免费在线阅读,伦理小说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伦理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古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