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
古墓小说网
古墓小说网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醉枕江山 小户媳妇 娇妻如云 众男争春 庶女医香 鬼王宠妻 失身王妃 庶女有毒 逃婚太子 下堂皇妃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古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泼辣娘子  作者:若零 书号:22683  时间:2017/6/16  字数:8064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 → )
  金陵,秦淮河畔。

  秦淮是天下闻名的温柔乡。河两岸遍布著花街柳巷、河中则画舫花船往来穿梭,处处莺歌燕舞、娇声呢哝,弥漫著纸醉金的奢华气息,也吸引来大批的王公贵族和文人騒客。

  江南女子一般婀娜多姿、容貌端丽、温柔似水,加上那一口软声哝语,简直可以尽天下所有的男人,难怪人人都说江南自古出美女。可是…也有例外的,譬如柳月柔,一个名不符实的金陵女子。

  “啊…救命呀!哇!”热闹的街市中传出惊逃诏地的惨叫声,引得众人纷纷看向出声处。只见一个男人正在抱头逃窜。

  那男人的呼救声响彻云霄:“救命啊!救…嗝…”一只穿著绣鞋的小脚丫正面印上了男人的脸,把他所有的声音踹了回去,也让他乖乖躺平在地上。

  那只小脚丫乘势追击,在男人身上多的几个地方狠狠地蹬上好几脚,才心满意足地踩回地面。然后一青葱玉指伸出来:“不长眼的臭男人,竟敢占你姑的便宜?想找死就明说,本姑娘会成全你!狗东西!”

  再次朝他侧踢了两脚,小脚丫的主人才舒服地拍拍手:心情舒畅地离开。“哼!算你运气好,姑今天不想打人,便宜你了!下回记得带著你的狗眼!”

  待小脚丫的主人走远后,众人才从四面围向瘫在地上的男人,怜悯地看着他鼻青目肿、严重扭曲变形的脸。

  “可怜哟!被打成这个样子了,唉,真是惨喏!”

  “可不是,已经翻白眼了呢!阿弥陀佛!”

  “外地来的吧?竟然去惹柳家那个泼辣小姐。”

  “肯定是外地来啦,本地人哪会这么不知死活?唉,刚来金陵,人生地不就敢上街吃女人的豆腐,撞在柳月柔手里,被打也是活该啦!”

  “哎哟,别这么说,人家到底很可怜哩!啧啧,鼻子也歪了。我说,这是这个月的第几个了?”

  “已经是第三个了吧。”

  “是第四个了!上一个更惨呢,听说肋骨也断了两咧…”

  ··················

  踩著轻快的脚步,柳月柔哼著小曲儿进了家门。

  柳家也算是金陵城的大户人家之一,祖产不薄。即使这一代的柳博文和儿子柳仲诗是不事生产的书呆子,守著祖业和几亩田产也够他们充裕地过完一辈子了。柳博文娶了一一妾,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柳仲诗与小女儿柳月柔是已过世的正所生,大女儿柳水柔是二夫人范氏所生。柳水柔前年已经嫁予县府公子为,柳月柔则街待字闺中(看样子是嫁不出去了)。

  柳月柔一路哼著曲儿穿过花园,跨进自己闺房,一边甩去外衣一边扯开嗓子喊:“青青!青青!你这丫头跑哪了?快给我端杯水!今天好热啊。天哪,我快渴死了!”

  “月、月柔,你回来了?”背后传来怯怯的招呼声。

  柳月柔扇著风的手停住了,回头看见柳家二夫人…范氏站在自己的身后。

  “二娘?怎么过来了?有什么事啊?”椰月柔利索地勾来一张凳子坐下,见二娘仍紧张地绞著手帕站著,抬头示意她可以坐另一张凳子:“坐吧坐吧,有事坐下说!”真不知道她在怕什么?她是长辈耶,有点长辈的威风好不好!

  “哦,好。”范氏慢慢地坐在凳子上,手端正地放在膝上。

  “说呀!找我什么事?”等了半天不见她开口,柳月柔有些不耐烦了。她不要这么怕好下好?好像她柳月柔会吃人似的。本来今天心情下错,可瞧她畏畏缩缩的样子就不畅快。

  范氏微微惊跳了一下,嗫嚅半晌才又挤出话来:“月、月柔,听说你、你又打人了?”

  “是啊!他该打嘛!二娘,你到底要说什么?”柳月柔觉得耐心快用完了。

  “可是,打人、打人不好的。不应该随、随便打人…”范氏越说越小声,甚至不敢看向柳月柔。她本来是已故柳夫人的陪嫁丫头,后来生了女儿柳水柔才被柳老爷收为二房。夫人去世后,柳月柔的教养职责就落在她身上,可是她哪敢管夫人的女儿?而老爷一心研读诗书,认为教养女儿是妇人之责,从不关心女儿的事,所以柳月柔才变得这么野。她真是有于愧于九泉之下的夫人!今天听说柳月柔又在外面打了人,所以硬著头皮前来规劝。

  “知道了。随便打人当然不好,我从来不这样做的。”她打的都是该打的臭男人!柳月柔耐著子再问一声:“二娘,你到底有什么事?”干吗放著正事不谈,扯这些漫无边际的话题?

  “呃?”范氏愣住,她刚才没有说清楚吗?

  呃什么?柳月柔挑起眉等著她说下去。

  “呃…我是说打、打人不好…”范氏开始发抖。

  “我都说知道了。”她怎么还不转入正题?害怕就快紧把话说完好回去呀!

  “哦,啊,你知道了啊?那…那…”那么她的规劝算成功了吗?范氏踌躇著是不是要告辞了,可是柳月柔还盯著她看,让她觉得应该再说点什么。

  柳月柔叹了口气,算了,等她想说的时候再说吧。“青青!茶怎么还没端来?我快渴死了!”这丫头手脚越来越慢了。

  “哦,那我给你倒茶吧。”范氏赶紧站起要给柳月柔端茶水,她本来就是伺候夫人和小姐的丫环,这么多年了还是觉得自己不配跟她们平起平坐。

  “不用不用,你坐著,坐著呀!”柳月柔叫住她,感觉自己的火气又快上来了,长辈就要有长辈样,起码她现在是当家主母,有点气势行不行?老是把自己当下等人,怕三怕四。有什么好伯的?好像她柳月柔是会吃人的凶神恶煞一样。

  被柳月柔喝止,范氏无措地站著,不知如何是好。

  柳月柔翻了个白眼,实在受不了她了“二娘,你还有话要说吗?”等她自己开口恐怕要等到天黑。

  “没、没有了,没什么事了。那、那我先走了?”看到柳月柔不耐烦的样子,范氏更加无措。怎么办?她好像又惹柳月柔生气了。

  “好,二娘没事了就回去吧,有事改天再来找我。”搞什么?来了半天什么事都没说就要走了。柳月柔勉强住自己的暴躁脾气,尽量和善地对待她。要是别人早就一拳挥过去了!她最受不了扭扭捏捏的人。

  二娘老是这样,自己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一辈子把自己摆在下等人的位子。她实在很难去尊重这种毫无主见的长辈。

  “青青!青青!你还在磨蹭什么?”她需要一杯水来消气,偏偏自己的丫头还迟迟不出现。

  “来了来了。”一个丫头随声托著茶盘出现,她走路姿势很怪,总是先迈左腿,然后右脚划了个圈跟上去,一看就知道是跛了一条脚的。

  青青将茶盘端上桌“对不起,小姐。房里没有开水了,我到厨房去打水,所以来得慢了。”

  “白痴!打什么开水啊?我都说我热得快死掉了,你也不晓得给我点冷水!真是笨死了!”柳月柔气恼地瞪著热气腾腾的茶水“还不快给我倒凉了!”真是气死她了!

  “是,是。”青青把茶水倒在茶碗里,用两个茶碗来回倒动,让茶凉得快一些。看着小姐气呼呼地掮扇子,她加快了手中的动作。小姐脾气不好,可是她知道小姐是个好人。她小时候跌断了腿,没医好就落了个终身残废;家里穷,为了不让她拖累家人就把她扔在路边。她在街边捱饿受冻地坐两天,没有人肯理会她这个残废,可是小姐把她捡回了柳家,她成了小姐的丫头。虽然小姐一直对她大呼小叫的,但从不曾打过她饿过她。她的腿脚不灵活,做事拖三拉四,可是小姐从来都只是说她几句,却不会罚她,也没打算不要她而换个灵活点的丫头。那年夫人嫌她侍候不好小姐要赶她走,是小姐硬拉住她。她知道,小姐是个难得的好主子,小姐的恩情,她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终于觉得茶可以饮了,青青把茶碗捧到小姐面前:“小姐,请用茶。”

  “3嗯。”柳月柔接过茶碗,看见青青仍站著,挥挥手:“去一旁坐下,别老杵在我面前,挡著我的风了!”

  “是。”青青走至靠墙的一张椅子上坐下,舒展一下酸麻的脚。她就知道,小姐其实是个细心的好人!

  ····················

  星月朗朗,凉风习习。

  难得今晚有风,鬼才会闷在不通风的绣楼,所以柳月柔甩著绸扇,乘著夜在柳府内闲逛。

  路过大哥柳仲诗的书房,意外地没有听到他摇头晃脑拖长声音在诗。柳月柔觉得奇怪,便踅进他的院子,想看看那个书呆子是不是终于开窍了。

  柳父是一心扑在诗书中、不理家事的,生平最遗憾的是自己不脑萍中进士,最大的希望是儿子能够青出于蓝、出人头地。受父亲影响,柳仲诗也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蛀书虫。但毕竟与柳月柔是同母所生,兄妹间的关系还算亲密,所以柳月柔闲著的时候也会过去探望一下钻在书堆里的大哥,听一听大哥那套迂腐的圣贤说。

  “大哥,多不见,无恙否?”懒得走正门,柳月柔从窗台翻进书房,摆好架势准备接收古板大哥的礼仪教训…“咦?没有开骂?老哥,你竟然不骂我?”终于习惯她的行事风格了吗?柳月柔惊喜地望向柳仲诗,却见他呆坐在书桌旁,手捧著一卷书,两眼无神地盯著前方。

  “喂?大哥?”柳月柔探身在他面前挥挥手,再走他手中的书,柳仲诗竟然仍是浑然不觉。

  “喂!失魂啦?”梆月柔猛一拍他的肩,让他惊叫一声跳起来。“唉,我辈视诹圣贤书,自许君子,处世便当宠辱不惊,安定自若。小小惊吓,何以失态至此?老哥,你这样不行喔!”柳月柔朝他摆摆手指,听多了他的那一套,多少学到一点。

  “月柔?你什么时候来的?”柳仲诗抢回书卷“快回房去!大家闺秀当是落后不下绣楼,无人陪伴时不出院门。月柔,你这样成何体统!”

  柳月柔听而不闻“大哥,你刚才在发什么呆?有心事啊?”

  “去去去,少管闲事,有空多练习女红。”柳仲诗不自在地转过身。

  有问题哦!柳月柔贼兮兮地凑近他:“犯了相思病吧?有喜欢的人啦?是哪家的姑娘呀?”

  柳仲诗口齿不清地对她说:“你你你…你一个女儿家,怎么可以谈论儿女私情之事,这这…这成何体统!不许再胡说!你应该谨遵妇言…”

  “别管什么妇言不妇言!”柳月柔不耐烦地打断他“到底是哪家的姑娘?有没有跟人家说过话?有没有摸过人家的小手?还是亲过嘴了?”这书呆子有没有开窍呀?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琴姑娘向来敬重,以礼相待,你、你怎么可以讲得这样不堪?太不知廉了!”柳仲诗气得浑身发颤。

  呆子!柳月柔撇撇嘴“你那个琴姑娘是哪家的?姓什么?住在哪儿?”这书呆子看中的会是什么样的人?

  柳仲诗愣住了:“你、你怎么会知道琴姑娘?谁告诉你的?”

  天!拜托他不要这么蠢好不好!“你刚刚才说的。”柳月柔真不知道这么笨的哥哥怎么去获取女孩子芳心,难怪还在这儿单相思。

  “我?我说的?”柳仲诗呆了会儿才发觉事情下妙了“我没有说!你听错了!快回房去!这么晚不要留在外面!走走走!”不顾一切,慌张地推妹妹出门,砰的一声关门落闩,然后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怎么办?被月柔知道了!天呀,怎么办?他一向循规蹈炬,这次竟控制不住自己。婚姻之事本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可以先有私情?可是…可是,琴呀…柳仲诗又痴痴呆呆地想起那张绝美的娇颜。

  “喂喂喂!你还没告诉我呀!喂!”柳月柔在外面拍门板,不见有回应就绕到窗台,正要翻进去,却见大哥又是一副呆呆的痴情模样。算了!今晚放过他,反正她总会知道的!柳月柔笑得“狡猾狡猾”的。

  ··················

  雅香院?

  柳月柔躲在街角,张大嘴瞪著那块高挂的红招牌,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她躲在暗处监视了大哥两天,今天傍晚终于见到大哥出门了,兴奋地一路跟过去,却见大哥竟然进了这间秦淮河畔最豪华的院。

  院?她迂腐守礼的大哥耶!

  去!她这么吃惊干吗!柳月柔合上嘴,站直身拍拍脏的衣袖。其实没什么好惊讶的,男人嘛!这个事实只证明了大哥还是个健康的男人。很正常的,不是吗?

  正要打道回府,却听得雅香院中一阵喧闹,接著两排侍女鱼贯走出门,簇拥著一个著红色云纱霓裳的女子。是谁呀?这么大排场?

  这时有人大叫:“花魁出来喽!花魁出来喽!快去看看!这就是今年的花魁琴姑娘!”

  琴!花魁?柳月柔跑过去想看个清楚,却被围上去观看的人挤得靠不了前。只隐约可见那位琴姑娘云鬓高簪,身材傲人,所过之处带起一阵香风。在她身后跟著一群衣著华丽的贵公子,柳仲诗赫然在其中,他和几个文人被排挤在外围,脸上的笑仍是那么痴痴呆呆的。

  柳月柔想挤近去看清楚一点,却被人群挤得东倒西歪,她火大地踢开几个倒霉的挡路鬼,冲上前时,只来得及看到花魁一行人上了一艘灯火通明的花船,缓缓驶离岸边,留下围观的人群仍在陶醉。

  柳月柔蹙眉看着花船驶向河心。那个花魁就是老哥喜欢上的人?真是惨哟。第一次有了中意的女孩子,竟是高不可攀的花魁。她的裙下之臣这么多,哪有空去理会她哥哥那个没钱没势的书呆子?哎,改天还是劝大哥放弃好了。

  雅香花船上,柳仲诗如雕塑般呆立原地。半张著口,痴痴地望着台上弹琴的花魁琴

  多么高雅美丽的女子呀!如天仙下凡般的美貌,温柔可爱、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无一不;即使沦落风尘,那一身端庄优雅仍令人可望而不可及。自从上个月几个朋友硬拉他去雅香院见过她一面后,他就无可救葯地醉在她绝伦的美里。

  一个衣著暴女媚笑着靠在柳仲诗身上“公子,我叫红,公子贵姓呀?”柳仲诗浑然下觉。红在他身上磨蹭了好久后仍得下到他的注意,终于一甩丝绢顿足离开。

  哼,又一个被琴那个假惺惺的女人得魂不守舍的笨男人。瞧他那副蠢样,眼睛放在头顶上的琴怎么会看上他呢?那边可多的是风倜傥王孙公子!

  红扭著走回栏杆处,又妒又慕地看着弹完琴后正与几个贵公子谈笑的琴,无奈地叹了口气。人比人,气死人啊!旁边却跟著传来连二接三的叹息声,她回头一看,却是一帮雅香院的姐妹,个个都捞不到“生意”只好一同站在这边纳凉。

  “哎,琴有什么好的?那些男人怎么个个都巴在她在脚下?”一个胖女不平地开口,立即引起众人的共鸣。

  “对呀!还不就是我们那一套,只不过人长得漂亮一点,就飞上天了!”

  “就是,整天假惺惺地扮高雅,其实还不是那个样!男人就是犯!”

  “也别这么说,人家手段是比咱们高明,起码你就扮不来!她现在正得意,你们别老在背后说闲话,她耳朵灵著呢!上回香莲骂了她一句,被她听到了,立马就让嬷嬷掴了香莲两巴掌。”

  众人听了噤声。红小声地嘟囔:“哼!你现在得意,等你过了气,看我怎么整你。”

  沉默良久,二个女愁眉苦脸的开口:“哎,我好几天没客人来了,再这样下去迟早被妈妈打死。”

  “我也是呀!连那些不怎么样的货都跑去花大把钱听琴弹琴。哎!现在包里一个子儿都没有了。”

  “要是朱公子来光顾我就好了!那我就一辈子不愁吃穿了!”一名女突发奇想。

  “你?少开玩笑了!朱公子即使来也不会光顾你!他哪一次来不是只点花魁的?哎,说到这个,朱公子每年都会来秦淮玩的,今年怎么还不来?”

  “你们是在说那个洛四公子之一的朱公子么?”

  “除了他还有谁?朱家可算是天下首富了,朱公子每年都带著大把银子来秦淮。哎,朱公子出手大方得不得了,人又俊俏,陪过他的姐妹个个都捞足了!”

  “就是!朱公子拿钱当水使,任谁都能从他手里敲出银子来,人家都称他为『散财金童』呢!”哎!众女手托腮倚在栏杆上做白梦…如果朱公子要自己陪,向他要什么东西好呢…

  ··················

  好梦成真!

  几天后,金陵城各院花楼炸开了锅:大消息啊!洛四公子之一的朱公子来金陵了!

  胭脂铺的各式胭脂水粉被抢购一空,布店衣铺的各衣料供不应求,首饰店的老板更是赚得眉开眼笑,整个秦淮烟花地陷入半疯狂状态。

  风尘女子们个个拚命打扮著自己,只求引得朱敬祖那个超级金婿注目。朱敬祖的行迹被到处传说著,他去了哪里、打赏了谁多少钱、送了谁什么东西,每一个消息都带给她们无比的惊叹和兴奋。

  一片熙熙攘攘中,斯人独憔悴…柳仲诗扶著柱子,悲苦地仰天长叹:“苍天啊,举世混浊,清者受污,天道不公。”

  天啊,朱敬祖那个纨绔子弟,竟然想玷污清雅无暇的琴,,可恨苍天无情,世人被阿堵物惑,甘愿同合污,琴眼看就要被活活推入火炕!而他一介文弱书生,无力阻止…哦!柳仲诗痛苦地双手抱头,悲愤绝。

  “喂!老兄,吃饭了!吃完再伤心吧!”

  柳月柔打著嗝,拍拍他的背,连吃饭都要人三催四请的,他少爷的生活能力越来越低下了。自从听到那个朱什么东西的与他那个琴姑娘见面的消息之后,他就维持这个死样子快三天了。要不是他是自己惟一的哥哥,她早就一脚踢他到天竺去,省得碍眼。

  “不,琴危在旦夕,我怎么还吃得下饭?”柳仲诗伤心地别过头去。雅香院前天放出消息:五月初五端午节的时候,琴姑娘将在花船上举行开苞竞价,出价最高者可成为花魁琴的人幕之宾。而朱敬祖三天前去雅香楼见过琴,听说一见面就被琴住了,也打算参与此次的竞价。以他的财富,琴可以说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哦!可怜的琴!一朵高贵娇弱的倾城之花即将惨遭蹂躏…

  “什么危在旦夕,别说的这么难听,青楼女子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她也是自愿的。你还是先去吃饭吧,饿死了没人可怜你!”柳月柔凉凉地剔著牙。

  琴要举行开苞竞价的事她也听说了,据说那个朱什么的是最可能的得标者。但,这不关他柳仲诗的事,不是吗?反正以柳家的财力,他是不可能得标的,早点死心也好,另外去找个合适一点的女孩子来喜欢。

  “不!琴怎么可能是自愿的?她是那么的高洁、出淤泥而不染,一定是雅香院鸨母迫她的!朱敬祖刚来金陵,琴就举行开苞竞价,用心可想而知!”

  “当然可想而知啦!想从朱公子身上捞一把嘛!”柳月柔接口。其实她若是琴也会这样做,听说朱敬祖钱多得当土洒,人又长得英俊,既然那琴姑娘迟早要下海,不如选一个最肥的,说不定还可以套牢朱公子,从此离苦海。

  “对!就是这样!鸨母贪图钱财,于是和朱敬祖勾结,硬下海!可恨琴就这样被牺牲了…可怜的琴…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别人操纵…”

  什么跟什么呀!柳月柔不耐的烦了个白眼,吃饭就算了,她拿去喂野狗好了。

  柳仲诗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琴呀,你丽质天生,沦为烟花女子已是苍天无情,想不到现在竟然连清白都保不住…天啊!你何苦这样残酷地对待一个弱女子?琴…我竟无能力救你…对不起…” Www.GuMuXS.cOM
上一章   泼辣娘子   下一章 ( → )
古墓小说网提供小说泼辣娘子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泼辣娘子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泼辣娘子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古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