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
古墓小说网
古墓小说网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醉枕江山 小户媳妇 娇妻如云 众男争春 庶女医香 鬼王宠妻 失身王妃 庶女有毒 逃婚太子 下堂皇妃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古墓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泼辣娘子  作者:若零 书号:22683  时间:2017/6/16  字数:9012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你怎么跑出来了?快回去!”早上起身,柳月柔梳洗完下楼,刚要坐下来吃早膳,就被窗口冒出的人头吓了一大跳。他竟然敢跑出来,还找得到她的绣楼?幸好这时候没别人在场,不然扁死他也无法挽回了。

  “好饿!”朱敬祖听而不闻,迳自爬过窗台,循著人的香气一路巴到桌前,抓过两个小笼包入大嘴,即使被她用筷子敲得哀哀叫也不肯放弃口中的美食。

  敲了一阵,柳月柔手酸地停下动作,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饿死鬼投胎般的吃相。有这么饿吗?“喂,你不用这么急的,我不是说过我会送食物过去的吗?你干吗自己出来找吃的?”

  朱敬祖把桌上能吃的都扫下肚之后才舍得开口:“我若是傻呆在那里等你送吃的,迟早会饿死!何况你说不定已经忘记这回事了,等你想起来,我都变成僵尸了。”

  如果要问朱敬祖有哪一样继承了朱家的光荣传统,只有这个了:对吃饭的执著。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失公子是最捱不得饿的,一旦没有饭吃,就会性格大变。朱家人对食物也不挑,有得吃就行。“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是朱家的祖训之一。

  “我哪裹忘了?你不要污辱我!”柳月柔又敲了他一筷子,虽然她刚才的确没想到他,但是等一下她就会想起来的,才不像他说的那么健忘呢。低头看见自己的早餐被他吃得一乾二净,又抬手再敲他一下“混蛋,我都还没吃呢!”

  “再叫人拿一些来吧,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的!多拿一点,我也还没吃。”

  “你是猪呀!这么能吃!我拿得太多别人会起疑心的!”

  “放心,你这么凶,没人敢说你的闲话的。哎哟!”过分诚实的话必然引来愤怒的拳头。

  “你哎什么哎?叫这么大声别人会听见的啦!”她又狠狠他两下想让他的嘴,却换来更响亮的惨呼“我告诉你,若是你让别人知道了你的存在,我就把你剁碎了喂狗!”虽然她不是什么淑女,但在家里私藏男人也还是很惊逃诏地的大事,若是老爹知道了,肯定赶她出家门。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会先剁了他再走!

  “知道了,不过我觉得你的声音比我还大耶!如果引来别人也是你的错,不信你问问她。”朱公子竟还有胆跟她讲理,并且找了个临时证人。

  柳月柔顺著他的手指瞧去,惊一声跳起来…青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瞪大眼睛看着他们!“青青…你什么时候来的!”惨了!

  “你骂我的时候她就来了。”好心的朱敬祖替无法动弹的小丫头回答“小姑娘,你可要凭良心说话,她的声音比我的大,对不对?”

  “对你的头!”一记铁拳将朱敬祖的头捶得趴在桌上,她回头挤出难得的笑容“青青,你没有看见他,对不对?”

  “啊?”青青不解地看着走过来的小姐,不明白地摇摇头。

  “我的意思是说,”知道她比常人迟钝一些,柳月柔耐着子解释:“你现在没有睡醒,容易产生幻觉,所以呢,你看见的他其实不存在,就当你从来没有看到他,知不知道?因此呢,我们这裹没有男人,什么人也没有,只有我和你,是不是?好了,现在你明白没有?”

  “啊?”小姐越说她越糊涂。

  “你家小姐是要你装作没看见我,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对别人说。”朱敬祖端著被打歪的脑袋作注解,照她那样的说法,他要是那个小丫头也听不明白的。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她的丫头太笨了,说得浅显一点的确比较好。

  “哦…”青青迟疑地来回看着他和小姐,她能不能问问小姐,这男人究竟是谁?

  “好了,明白了就别问那么多,去厨房再给我拿一份早点过来。别人问起就说我把原来那份摔了,明白没有?”青青做事向来一板一眼的,如果不代清楚就不懂得应变。

  “拿多一点哦,还有我比较喜欢吃咸包,最好再加一点酱菜,粥里要放点盐巴,还有…哇!”朱敬祖被柳月柔一脚踹下凳子,无法继续点餐。

  “你这个混蛋,竟然让青青发现了,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柳月柔追上去多踩两脚。

  “等等,关于这个问题我们还需要再讨论,究竟是我行迹?还是你自己的声音引来青青的?依我看,后者的可能比较大。”他真是不怕死!

  “还敢跟我争?”柳月柔扑上去再一阵拳打脚踢。

  “哎哟!哎哟!”朱敬祖扭动身体让她的拳脚落在合适的地方,啊!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真是舒服。月柔的精力充沛,他未来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

  哎,原来朱公子有被待狂。

  ····················

  是夜,柳月柔无力地靠在椅背“喂,你该回柴房去了。”

  “天色还早呢,月柔,我再给你说个故事吧。从前…”

  “月柔不是你叫的!”

  “别介意这些小节了,认真听故事吧。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柳月柔呻一声,倒回椅背。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以她的坏脾气和暴力习惯,任何人都该对她退避三舍的,他却甘愿当她的沙包。一整天硬黏在她身边,打不怕、骂不走,气得她今天的运动量超过平常的一个月。结果呢,打人的酸背痛,被打的他却像只打不死的蟑螂,眨眼间又巴回她身边。柳月柔甩甩几乎肿起来的手,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他真的有病!

  青青靠墙坐在她平常坐的那张凳子上,目光仍然呆滞。一整天那个男人和小姐的行为看得她眼花缭,小姐动不动就打骂不休,让她受惊吓。尽管她心里充惑,可是因为小姐不让她问,她也就乖乖地不问了,只照著小姐的话去做。

  朱敬祖讲完了精彩的故事,却没有得到期待中的掌声,有点委屈地看向柳月柔。不过,见她已经疲倦地打瞌睡,也就大方地原谅她了。“月柔,你累了吗?”

  废话!练了一天拳脚能不累吗?可惜她已经没力气骂出来了“讲完了?那就回去睡觉吧。别吵我了。”

  “月柔,你的声音怎么这么虚弱,不舒服吗?来,我看看。”朱敬祖体贴地探向她的额,报偿却是面一拳。“月柔,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柳月柔揍完人后再瘫回椅子,最后一丝力气也用完了。“我怎么不可能这样对你,你再脚,我就打断…啊呵…打断你的骨头、剥了你的皮、拿去喂狗…呼…呼…”话未完已经睡著了。

  呵呵,他的月柔真是好可爱!

  青青瞪大了眼,震惊地看着朱敬祖抱起她的小姐,缓步走上绣楼。“等、等等,你不能上去。”她一拐一瘸地追上去。等她追至楼上,朱敬祖已经把柳月柔安放在睡上,替她盖好薄被了。

  “青青,备用的被褥放在哪里?”朱敬祖到四周转了一圈后问道。

  “那个橱子里…你要干什么?”她呆立著看朱敬祖忙来忙去,只见他在小姐睡房的隔壁间架了一张板,然后从衣橱中拿出被褥摊在上面,再找来枕头,往上一躺“青青,出去的时候麻烦你顺便熄灯,晚安。”

  “啊?哦…”青青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仍然很习惯地照著别人的命令去做。如此这般,朱公子正式登堂入室,追美计划进展顺利!

  ·················

  “啊!”惊逃诏地的叫声响彻绣楼,柳月柔浑身发颤地捶醒朱敬祖,掐著他的脖子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昨晚竟然睡在这里!”

  “嘘嘘,月柔,你别那么大声,会把别人引来的。”朱敬祖捣著耳朵小声地提醒她。

  “嘘你个头!登徒子!我要掐死你!”她狠命地用力掐。

  朱敬祖努力在她的魔掌下呼吸,仍然可以挤出一串话:“啊啊,饶命啊!等一下,先听我说说理由好不好?不要这么急著动手嘛,怎么能还没有审问完就处决我呢?照著规矩来呀!”

  “你还有理由?”

  “当然有!听我一一道来:首先,那间小柴房空无一物,也不能遮风挡雨,身体虚弱的我怎么能在那里生存呢?万一我死在那里,处理尸体也是一件难题,是不是?其次,后院虽然人烟稀少,可是总有人会去逛逛,我一不小心打个盹儿就很可能被人撞见,到时候事情败,你也很惨的:再次,你每天送食物去很辛苦又容易引人起疑心,而我到这边来吃饭也很容易被人看见,太不安全了。但是如果我躲在你的绣楼里,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一来无性命之忧;二来不易被人发现;三来我还可以陪你解解闷;四来…呜!怎么又打我?”

  “我手!”柳月柔冷冷回道,背著手在房里来回走了两圈“好吧,你就在这里留两天,不许让别人发现,两天后马上滚!”

  “两天?太短了啦,大家一定还没忘记琴开苞竞价的事,一定会来追问我的,到时候我怎么回答?”他可怜兮兮地拉著她的衣摆。

  柳月柔一脚把他踢开“笨蛋,你随便说你有重要的事要办没空去就行了。总之那已经不关我的事了,收留你两天是极限,两天后马上走!”

  “不好啦,月柔,你知道像我这么老实的人是不会撒谎的,别人再追问我两句我就会把你们出来的,这样不好吧?如果有人知道你们兄妹去绑架我、抢我的钱、把我带回柳家、我在你的绣楼呆了一夜、你整天打我、又威胁我、还待我…哦!哇!哎哟…”朱敬祖低头扳著手指把她的罪行一项项数给她听,其下场可想而知。

  ··················

  早饭后,柳月柔擦擦嘴,望望窗外“今天天色蛮不错的,出去逛逛好了。”

  朱敬祖开心地接口:“说得对,今天的确是个逛街的好天气。”啊,月柔竟然在邀请他,太了!

  “那就这样吧,我出去了,你要乖乖呆著,不准跑!唔,”她又想了想,觉得他不值得信赖“不如我把你绑起来好了,这样比较放心。好,就这么办!”马上找出一捆麻绳把反应不及的朱敬祖绑个结结实实,扔在墙角。然后满意地拍拍手,哼著曲儿逛街去了。

  啊,呜…心爱的月柔,竟然这么对他…呜…

  ················

  柳月柔走在街道上,不时停下来看看街边小摊上的物品。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啊!狼!”的女子惊呼声,她立即丢下手中的发簪,拔腿跑向騒动处。谁这么大胆敢在她眼皮底下调戏女子?她不打扁他就不是柳月柔!

  眼前的情景很熟悉:一个纨绔子弟带著几个家丁,团团围住年轻漂亮的姑娘;被欺负的姑娘则脸通红,急得快哭出来却无计可施。这种场面她遇到过许多次了,柳月柔推开围观的人群走上前,也懒得再说千篇一律的场面话,起脚先踢翻一个家丁。

  “谁?谁这么大胆?”正在调戏姑娘家的公子哥儿大吼,看清楚是柳月柔“哼,又是你,柳月柔,上次本公子不眼你计较,这一次再来捣乱就没那么容易放过你了!”

  还道是谁呢,原来是上个月才被她教训过的王公子。柳月柔把指关节按得咔咔响“好哇,姓王的,嫌姑上次打得太轻了是不是?我这次一定让你满意!”

  “慢、慢著!”王公子往后跳了一大步,手一挥,让身后两个壮硕的家丁上来挡在他身前,才安心地耀武扬威:“柳月柔,今天就让你瞧瞧本公子的厉害!看见了没有,这两位是本公子新请的保镖,很威武吧!”

  “是吗?让我看看。”柳月柔走近他们仔细打量,突然乘他们骄傲地昂起头的时候,赏了两人各一脚,落点是男最重点的部位!然后在众人愕然的时候一拳揍倒王公子,叉起:“我看也没什么嘛!”

  “哎哟,痛死我了!”王公子按著眼眶大叫“你们愣著干什么?快上呀!打她!给我狠狠地打!”

  其他的家丁胆寒地看着痛得站不起的两个保镖,向柳月柔冲过去,同时不忘留一分心神保护好自己的命子。

  论打架谁怕谁!柳月柔拳打脚飞,泼辣得让几个大男人也畏惧。可是毕竟对方人多势众,时间一久便难以力撑。不久,那两个保镖也加入进来,柳月柔更是抵不住真正的练家子的大男人,很快就被家丁们箝制住了,押到王公于面前。

  王公于狞笑着“嘿嘿嘿,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吧?柳月柔,你也有今天!”举起手朝她甩下去。

  柳月柔被掴得头偏向一边,转过来却见他又是一拳打来。她紧闭上眼,今天就让你打几下,反正咬咬牙就撑过去了,改让我逮到机会,不加倍讨回来我就不姓柳!

  咦?怎么许久不落下来?柳月柔睁开眼,却见王公子的手被另一双手擒住,顺著那只手看去,原来是一个侠客打扮的青年男子。

  “那么多个人欺负一个弱女子,要不要脸?”大侠发话了。只不过他的话让在场的人全都不敢苟同地叹息:弱女子?

  “嗤,什么弱女子?老兄,外地来的吧?少管闲事,公子我今天高兴,不计较你的失礼,一边去!”说著想甩开他的手。

  大侠的手一紧,捏得王公子哇哇大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欺凌弱小的!”

  然后大家就退到一边欣赏英雄救美的戏码,只见大侠大展神威,打得一帮坏人全无还手之力,最后坏人狼狈而逃。大侠潇洒地抖抖衣襟,微笑着走到柳月柔面前“姑娘,你没事吧?”定眼看自己救下的女子,大侠不觉暗暗心喜:这位姑娘长得真不赖!柳叶眉下是一双乌黑的杏眼,瓜子脸配上小巧的瑶鼻,加上皓齿红,任谁见了也会暗赞一声:好一个娇俏美人。(当然,认识她之后就会暗叫一声:好一个泼辣婆娘!)看来他真的救下了一个美人,不知道美人会怎么感激他呢?

  “我没事,多谢壮士相救。”这个人的功夫不错哟,柳月柔有些佩服他。虽然不高兴欠了别人的人情,但他帮了她是事实,思,要怎么感谢他呢?

  “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应该做的。区区小事,姑娘下必放在心上。”大侠连忙谦虚。

  这句台词他刚才已经说过了,柳月柔觉得他有点罗嗦,但因为对方是自己的恩人,所以她耐著子再次俯身行礼:“刚才真是多谢壮士了,小女子感激不尽。”说得她的牙齿都酸了。

  大侠再次推辞:“不不不,姑娘不必如此谢我,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姑娘不用放在心上。”

  “既然这样,我就告辞了,改有机会必定报答壮士。”柳月柔拱手要走,她拿这种说话夹夹的人最没辙了。

  咦?大侠连忙叫住她:“姑娘留步!嗯,敢问姑娘芳名?”她怎么不问他的姓名呢?

  柳月柔没有一丝扭捏,大方地告诉了他:“柳月柔。”

  “等等,”她怎么还不开口问自己的姓名?大侠只好自己开口:“在下名叫魏风坡,江湖上的朋友赠我一个外号,叫作『铁臂神拳』。”

  “哦,”柳月柔是打算要走了的,可是他一直望着自己,好像希望自己说点什么,她只好再开口:“壮士往何处去?若有空的话,不妨来寒舍坐坐。”没空的话就各自走人好了。

  “啊,我都说姑娘不必那么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常常做的事,姑娘实在不必放在心上的。”大侠再次谦虚地推让。

  梆月柔的嘴角开始不自然地搐“我…不客气。”不能生气,他毕竟帮了她。

  “哎,区区小事,姑娘竟然如此介怀。吧,承蒙姑娘盛情,在下却之不恭,只好随姑娘造访一趟贵府了。姑娘先请。”大侠无奈地应允美人的邀请。

  柳月柔深一口气,硬挤出话来:“壮士请。”她开始怀疑:是被王公子痛痛快快地打一顿好,还是必须忍受这位大侠的婆婆妈妈好?

  大侠魏风坡微笑着随柳月柔走向柳家,哎,不过是举手之劳,美人就如此感激他,真是伤脑筋。

  ·····················

  进了柳府,柳月柔带著魏风坡走向大哥柳仲诗的院子,打算让这两个人去婆妈对婆妈,她好清静。

  “大哥,我带个人来见…”踏进柳仲诗的会客厅,抬头一看,柳月柔险险昏了过去,发颤的手指著那个正在与柳仲诗把酒言的人说不出话来。

  他他他!朱敬祖!他竟然…竟然…

  “月柔,你回来了?”朱敬祖开心地起身接她“哎呀!谁欺负你了?哇,都肿起来了,痛不痛?来,我帮你吹吹。』嘟起嘴凑上去,却被她一拳打歪头。

  “朱敬祖!你怎么跑到在这里来了?想找死啊!”高举的拳头又要落下。

  “小妹,不得无礼!”柳仲诗急忙阻止她“朱兄帮了我们的大忙,今天还来探望我,是我们的贵客,你怎么可以如此对他?”

  “什么贵客?他…”他明明是票啊,怎么她到外面转一圈天地就变了?

  “朱兄心宽大,不但不计较我们前的无礼,还说那些钱财他自愿资助我们去帮助琴姑娘。原来朱兄也是仗义之人,他感动于我对琴的一片真心,决定和我一起保护琴。唉,世间知已难求,我能遇到朱兄,真是三生有幸。”

  “不不不。”朱敬祖连连摇手。

  “扶助弱小、慷慨解囊,朱兄真是仁心仁义啊!小弟感激不尽。”

  “哪里哪里,像柳兄这种至情至之人才是世间少见,小弟十分钦佩。”朱敬祖躬身为礼。

  “不敢当不敢当,朱兄过奖了。”柳仲诗回礼。

  砰砰两声,柳月柔左右开弓出拳头,堵住两个白痴让她火大的对话,接著自己无力地倒在椅子上。“算了,不管你们了。大哥,前晚你竞价成功了吗?”昨天一整天被朱敬祖气得理智尽失,没过来问问大哥。

  柳仲诗一时还说不出话来,朱敬祖替他回答:“当然成功了,那天我大概带了四万两银票呢。不过据说你大哥那晚与琴姑娘对看了整个晚上,两人煮茶弹琴,以礼相待,柳大哥被誉为现世柳下惠。连琴姑娘也赞他为真正的正人君子呢!”朱敬祖说著也不摇头,这位柳兄比他还凯,看来青楼最受的人物要易主了。

  “什么?你这个白痴!”如果忍得住就不叫柳月柔了,所以她又揍了大哥一拳。

  良久,柳仲诗终于缓过气来,愤怒地叫道:“柳月柔,你太过分了!不仅不守妇道、出手打人,还目无尊长、以下犯上,我是你大哥耶!”妹子越来越不像话。

  “那又怎么样!”柳月柔握紧拳,就因为他是大哥,所以她才特别优待?若是朱敬祖的话,她早就先揍个七八十拳了。

  “你你…”柳仲诗气得说下出话。

  “这位兄台,请问你是谁呀?”朱敬祖走近一直呆站在门口的魏风坡,很有礼貌地问。可怜,看来他被吓得不轻。

  “啊,我?哦,我叫魏风坡,方才在街上有一帮人欺负柳姑娘,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劝打跑了坏人,因此被柳姑娘请到贵府来做客。”他老实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侠士义薄云天,救了月柔,在下感激不尽。”朱敬祖赶紧躬身行礼。这个人似乎也很好玩,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哪里哪里,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兄台太客气了:”魏风坡还礼,心下嘀咕:他是谁呀?与美人什么关系?

  “壮上居功不傲,真令人佩服。”朱敬祖再拱手。

  魏风坡再谦虚:“不敢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侠义之辈应做的事。”

  柳月柔冷眼看着朱敬祖又跟人一搭一唱,翻了个白眼。这夥人的思想行径不是她能理解的,懒得再管他们“你们聊吧,大哥,我先回房去了。”

  “等等我,我也回…呜!好疼!”朱敬祖捣著鼻子哀叫。

  柳仲诗大惊:“月柔!你又在干什么?朱兄,你没事吧?月柔,你真的太过分了,快跟朱兄道歉!”

  “没事,我不要紧。柳兄,你不是给我安排了客房?我还是回『客房』休息一下吧。柳兄,你招待魏壮士好了,不必送我。”朱敬祖很无辜地瞅著柳月柔。

  哼,柳月柔朝他晃晃拳头,警告他小心一点。然后掉头先走了。

  呜,这就是他爱上的女子!朱敬祖摸摸鼻子,向柳魏二人告辞后,跟著走出客厅。

  柳仲诗无奈叹息,这个小妹又得罪人了;而大侠魏风坡更是呆若木,心目中的美女啊…··················

  “啊,月柔,等等我啊。”终于在转角处追上了柳月柔,朱敬祖开开心心地牵起她的手“都中午了,你饿了吧?我们回去吃午饭好了,青青说今天中午有糖醋鱼吃,我还代她多拿…呜,月柔,你又打我。”

  柳月柔一开始惊异他的大胆忘了教训他,等反应过来后才出拳。哎,她身边的人都是一些脑筋不清楚的笨蛋,但朱敬祖绝对是其中之最。什么样的人会捱打之后仍笑嘻嘻地巴上来的呢?这个人难道不怕打?

  “还有,柳兄安排给我的客房离你的绣楼很近,”朱敬祖眨眼又恢复常态,锲而不舍地拉住她的衣袖“我让人送了一篮水果过来,待会儿去你那里一块吃。哎呀!好疼!月柔,你喜欢吃什么水果?梨子还是香蕉?我让人送的是山梨还有葡萄,其实我比较喜欢吃橘子…哦!痛死我了…月柔你看,这朵花真美,这棵树高的,这片草也长得很旺盛。对了,今天天气也不错…”

  她受不了了!柳月柔哭无泪,任他拖著自己的衣袖走,她已经打得手酸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她到底招谁惹谁了?

  嘿嘿嘿,朱敬祖伦笑,又前进了一步!对付这种泼辣娘子不能太温文,死烂打才能奏效。

  此时青青面朝两人走来“小姐,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姐姐回来了?”柳月柔高兴起来“在哪里?”

  “二夫人那里,”青青迟疑著叫住雀跃的小姐“小姐,你最好别这么开心,大小姐是…是…”

  “是什么?”这丫头就是不肯把话一次说完。

  “是…是被休回来的。”

  “什么!” wWw.GUmUXS.cOM
上一章   泼辣娘子   下一章 ( → )
古墓小说网提供小说泼辣娘子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泼辣娘子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泼辣娘子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古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