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
古墓小说网
古墓小说网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醉枕江山 小户媳妇 娇妻如云 众男争春 庶女医香 鬼王宠妻 失身王妃 庶女有毒 逃婚太子 下堂皇妃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古墓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白目坏总裁  作者:冰澈 书号:30851  时间:2017-7-18  字数:5948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一转身,夏菊花便见到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她。

  夏菊花觉得脚步有些艰难,虽然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但是一股不安从心底深处升起。

  迸飙俊美的脸上有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肃然,他盯着夏菊花看,让她怎么也开不了口说话。

  最后,古飙一句话也不说,掉头就走。

  夏菊花轻轻地口气跟在他后面,他这样子让她着实慌张无措。

  客厅里十分的安静,只留下一盏灯,其他人都已经去睡了

  “我去了以前的房子,在那里整理东西,所以才这么晚回来。”一进到客厅,夏菊花看着站在窗边的古飙,慌张地解释。

  “为什么不让我带你去?”

  “可是,你说不想看到那盒子的,所以我才自己去。”

  “你…那盒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古飙怒气更大了。

  “我…”夏菊花犹豫着。

  “那任鸿呢?你又是怎么碰到他的?难道你约好了跟他一起去的?”古飙失去理智地大吼着。

  “他只是在路上遇到我,顺道载我回来,如此而已。”夏菊花艰难的开口。

  “还真是巧啊!怎么我在路上兜了几个小时却没能遇上你,打了几百通电话,你也都没有听到。”

  迸飙冷冷的笑了。下班时听到她托白水仙带来的话,他冲下去找她才得知她已经离开。因为想不到她会去哪里,只好在路上转,希望能凑巧看到她,打了她的电话又没人接,令他更加慌张,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担心一个人,为了她一颗心提得七上八下的,分分秒秒都担心她会出意外。

  最后打通电话知道她已经坐车回来,就先回到家等她;也因为担心她,所以站在门口等着她。哪晓得她人是出现了,却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送她回来的。看到她目送对方离去的不舍状,那堆积在心里所有的猜疑和怒火迅速的点燃。

  “对不起。”夏菊花怯怯的说。她从没见到这样的他,似乎要将她噬。

  “对不起什么?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吗?”古飙愤怒的朝她大喊。

  “我…”夏菊花不断地摇头,鼻头泛酸,极力地忍住眼眶里要掉下的泪。

  “你到底要将我到什么地步?”古飙大步的走过来,摇晃着她瘦小的肩膀。“爱你不是,不爱你也不行。”

  夏菊花怔怔的看着他,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不该爱上你的,爱上你让我自责,让我对不起我姐姐。我做错了,我不该找到你,更不该娶你,否则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切了。”嫉妒的火花焚烬所有的理智,让古飙控制不了自己。

  “你…那么恨我吗?”夏菊花惨白了一张脸,喃喃的问。

  “我一直以为你单纯得像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没想不到在你沉默的背后是那么的复杂,不但心里藏着别的男人,有了丈夫还不够,还要有另一个男人在背后保护你。”古飙越说越愤恨。

  夏菊花神情绝望地看着他,为什么她都已经忍到这种地步、做到这样子了,仍没有人会可怜她,只会带给她伤害?她不想在乎,不想再付出自己的感情,可是为什么老天要在她将心掏出来后,又狠狠的摔在地上?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没有心了,可为什么古飙总是能轻易的伤到她?只是因为她爱上他了吗?因为她在意了,所以就没有办法去承受他的误解和一丁点的伤害。

  “为什么你不解释,难道你承认了这一切都是真的?”古飙痛苦的大吼。“生在这样的家庭是我的错,有这样的父亲是我的错,和你相遇也是我的错,和你结婚更是我的错…为什么我明明没有做错,为什么还是我的错?是因为我上辈子犯了错吗?所以这辈子仍要把一切加在我身上。那我该怎么做才不会错,和轩儿一起消失吗?”夏菊花用力甩开古飙的手,激动的大叫着,好像长久以来的积怨和痛苦全倾巢而出,再也不能恢复平静了。

  她抹去脸上的泪水,冲出门去。

  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古飙呆在那里,但眼前已经没有夏菊花的身影;他回过神来,迅速地跟着冲出去,连声咒骂自己,怎么一时让嫉妒冲昏头,说出那么多言不由衷的话来伤她。

  冲出大门,却已不见她的身影,古飙不有些慌了,边找边叫着她的名字。

  此时的夏菊花正浑身蜷缩在一个阴暗的角落,让围墙和树枝为她挡住一切光亮。控制不住心痛的她气跑不动了,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不断的落下…

  ----

  遍寻不着夏菊花的古飙,驾着车迅速来到夏菊花以前的住处,费了好大的劲才叫醒睡中的房东太太,想当然尔先是被她骂了一顿。

  打开门后,却发现屋里干干净净的,但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怎么了?你们吵架了?”房东太太一脸不悦,夏菊花在这里住了许久,一直是她最喜欢的房客,她的性格温顺,不可能跟别人吵架的,肯定是这个男人让她生气的。当下她也没给古飙好脸色瞧。

  没有时间理会她,古飙急忙驾了车离去,并打了白水仙的电话,向她要了任鸿的电话。心里既希望听到夏菊花没事,但又不愿意她去找别的男人。只是打了电话,却从任鸿口中得到否定的消息,令他一怔。

  迸飙像是全身都凉了下来,浑身颤抖,连手也握不住方向盘。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爱她,而且连自己都无法想象爱得有多深,所以才会见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一时让妒火烧掉了理智,对她生那么大的气。

  他在极度彷徨中度过,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让他有度如年的感觉。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他突然想起看护夏母的崔珍,不由得懊悔的骂起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她也许会去她那里,毕竟崔珍对夏菊花而言,彷佛就像是她的亲人。

  车开得飞快,半个小时古飙便飙到位在南山的安心医院。

  他急忙下车,跑进医院里,找到了崔珍。

  “咦?古飙,你怎么这么早来了?”崔珍愉悦的说“菊花呢?”

  听到后面一句,古飙的脚步一顿,差点摔倒。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走近前,崔珍看到古飙眼睛里布血丝、脸色异常严峻的样子,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劲。

  “我昨晚跟菊花吵架了,她跑出去后,我就一直找不到她,我以为…”古飙苦涩的说。

  “肯定是你不对。”崔珍责备的看了古飙一眼,她深知夏菊花没有脾气,不会和人吵架的。但现在既然会跟人吵,那一定是她也在乎那人,虽然这让崔珍高兴,不过…

  望了一眼掩不住慌乱的古飙,她不忧心的道:“菊花没有朋友,只有死去的夏大姐,她会去哪里呢?”

  迸飙突然想到“小轩”这个占据在心头的名字,不由得开口:“崔阿姨,小轩是谁?”

  “小轩?”崔珍一怔,想起了什么“我知道她会去哪里了。”

  “她在哪里?”古飙喜出望外的问。

  崔珍说出那地址时,古飙呆住了,那地方…居然是一座墓园。

  “你还不知道小轩是谁吗?”崔珍问道。

  迸飙沉默的点点头,难道自己一直在吃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的醋,但他忽然想起夏菊花最后说出的那句话。

  你要我和轩儿l起消失吗?

  迸飙的心更是绷紧,不行!他得赶紧找到她,不让她做傻事。

  崔珍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你自己去看了便知道,菊花比你想象得承受更多。”

  迸飙没有细想,和崔珍说了一声后,便驾着车飞快的朝目的地赶去。

  没多久,古飙到了目的地,车子紧急煞车,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发出了声响,在这个偏静的地方显得格外响亮清晰。

  迸飙甩上车门,眉头紧皱,顺着小路疾行步上山,两旁放眼看去皆是墓碑,走到半山时,他见到那道熟悉的纤细背影。

  迸飙没有喊她,看着她脆弱的身影一步一步坚定的上前行,他只觉得心酸,喉咙干涩,他跟在她几步之后慢慢的走着。

  ----

  天一亮,夏菊花清醒了过来,睁开红肿酸痛的眼睛,她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奔夏轩的墓园。

  她惊慌失措,只想在儿子面前倾诉她的苦。她感到很累,身心都陷入一种不知名的疲惫中,但想见儿子的意念支撑着她一步步上前。

  当她看到墓碑上那张熟悉的笑脸时,她跪坐下来,一手撑着地,一手扶着墓碑,眼泪止不住的淌,似乎要将这几年来忍住的泪全都出来。

  “轩儿、轩儿,妈妈该怎么办?妈妈该怎么办?爸爸在恨妈妈、气妈妈,妈妈不该在乎的。妈妈对轩儿说过,只在乎轩儿一个的。但妈妈也在乎起爸爸了,妈妈的心好痛,轩儿,你听到了吗?妈妈答应你耍笑的,但是妈妈还是哭了,因为我笑不出来…”

  断断续续的话传到古飙耳里,他如遭雷击,呆若木,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

  他一个箭步上前,看到墓碑上那张灿烂的笑脸,看清了上头的几行字,脚下一软,也跪了下去,这里面躺着的竟然是…他不知道存在过的儿子:更让他心痛的是,面前这个哭得不能自己、无助的人儿。

  到底她承受了多少的伤痛?而他竟然还一味地伤害她。

  他猛然伸出手,将夏菊花紧紧地搂入怀里,似乎要将她的痛和伤都转移到自己身上,忍不住地下泪。

  二十多年来,无论任何的失败挫折或是打击,都不曾掉过一滴眼泪的古飙,终于下了不舍且后悔的泪水,体会到心如刀割的心痛。

  而太过悲伤的夏菊花则是在古飙的怀里,失去了知觉。

  ----

  迸母在五妈的陪伴下匆匆赶到医院,看到长椅上抱着头、一脸哀戚的儿子,连忙问道:“飙,怎么了?”

  “妈。”古飙抬起头,声音沙哑的唤道。

  迸母吓了一跳,才一个晚上不见,儿子怎么变成这样子?“怎么回事?”

  迸飙没有说话,他还无法平息心里的震惊和痛楚。为了那个他不知道便已离开人世的儿子,更为了那个早深入他骨髓的女人;想到这些年她所受的苦,布血丝的眼又有点润了。

  “到底怎么回事?菊花呢?”古母急了,不由得大声喊道。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病房的门打了开来,医生和护士走出来。

  “医生,怎么样?她没什么事吧?”古母抢着追问。

  “病人只是激动过度,一时之间承受不了打击,你们也该知道孕妇是不能太情绪化的。”

  医生微微一笑,刚才他还没穿上白袍,就被一个男人突然拉走。他还以为病人受了重伤,危在旦夕哪,因为那个男人所表现出来的紧张和慌乱,把他这个见惯生死的医生也吓了一跳,赶去时才发现病人只是昏倒而已。

  “孕妇…你是说她怀孕了。”

  闻言,古母和古飙都怔愣了一下,古母迅速反应过来,万分高兴。

  “是的,恭喜两位了。”

  “医生,她真的没事了?”古飙仍然放不下心。

  “没事,病人身体虽然虚弱,但是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她似乎有些营养不良,你们要多加调养。”医生尽职的提醒。

  “真的不会有问题?”

  “放心吧!只要她多休息、调养好,就没问题的。”医生再三保证着。

  迸母已经乐不可支的叫五妈回去煲人参汤,准备送来帮夏菊花进补。

  迸飙也松了一口气,但一想到她可能会恨他:心里又无法平静了。不过她恨他也是应该的,因为他对她实在太恶劣了。

  ----

  走进病房,看到躺在病上的人儿,古飙坐在一旁,紧握住她的手,呆呆地看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的人呻一声,缓缓地睁开眼睛。

  “你觉得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古飙急切的问,慌张地伸手扶她坐起来。

  夏菊花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哭了一场,说出了心里想说的话后,她觉得轻松多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轩儿的事?”古飙深深的凝视她,难过的问“为什么要自己承受那么多?”

  夏菊花静静的看着那双真切的眼睛“你会怪我吗?是我没有照顾好他,才会让他…”每次想到这里,她便难掩心痛。

  “不,你没有错,都是我的错,我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你会恨我吗?”握紧夏菊花的手,古飙屏住呼吸。

  夏菊花摇摇头,不论是当年或是现在,她从来都没有恨过他,因为他带给她的快乐更多。

  “谢谢你。”古飙将她搂进怀里,身子在颤抖,脸上有着喜悦的光彩,因为她对他的原谅。

  “你呢?还会恨我吗?我和任先生真的是巧遇的。”夏菊花迟疑的反问。

  “是我混蛋,其实我早就不恨你了,甚至早就爱上你了,只是放不下心里的结。昨天说那些话是因为我让嫉妒给冲昏了头,你能原谅我吗?”充怜爱的眼神望向怀里的人儿,古飙温柔坚定的说出自己心里的话,不想再隐瞒自己真正的心意了,他相信爱他、疼他的姐姐也一定希望他幸福的。

  无法控制的喜悦涌上心头,夏菊花抿了抿嘴,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你呢?没有话想说吗?”一直在等她回应的古飙有些急了,虽然她嫣红着脸的样子很人,但是他更想得到她的回应。

  “说什么?”夏菊花傻傻的问。

  迸飙笑了,低下头在她的耳边低语:“说你对我的感觉,你爱我吗?”

  夏菊花的脸更红了,却没有抗拒,轻轻的在他耳畔说:“我也爱你。”

  忍不住心里的激动,古飙低下头,将瓣印上她的红,温柔且绵的向她倾诉自己的爱意。

  许久,两人才着气离开彼此。

  迸飙盯着她晶亮的眼睛,仍没有放开搂住她的手。

  “菊花,以后如果心里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不能一直埋在心里,我们一起来承担,好吗?”他不想一味猜测她心里在想什么。

  夏菊花认真的点头“好。”

  突然想到了一件喜事,古飙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把手放在夏菊花的腹部,在她耳边轻轻低语。

  闻言,夏菊花感到惊讶,最后两人都忍不住甜蜜地相视而笑。
上一章   白目坏总裁   下一章 ( → )
冰河酷总裁勾爱总裁总裁的俏女郎阔气总裁给我总裁爱人总裁的可乐情偷窥桃花大总总裁追妻计谋总裁装不熟总裁的小女人
古墓小说网提供小说白目坏总裁最新章节:第九章免费在线阅读,白目坏总裁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白目坏总裁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古墓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