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
古墓小说网
古墓小说网 重生小说 网游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短篇文学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醉枕江山 小户媳妇 娇妻如云 众男争春 庶女医香 鬼王宠妻 失身王妃 庶女有毒 逃婚太子 下堂皇妃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古墓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北伐女将蒙难记  作者:hldy 书号:50380  时间:2020/7/12  字数:7337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话表从前,且说一个月前,李丽突围时战马被绊倒惨遭俘虏后,因为是年仅20多岁的姑娘,被俘时又穿着修长的女马靴,人。

  当晚敌人就用下手段对她进行了轮,蹂躏后用铁囚车押往济州女牢,车过落凤村时,被革命政权地下组织发现,连夜发出“又有女战将,不幸被敌俘,脚镣套战靴,囚车解女牢”的密码电报给鲁南女子游击队。

  因落凤村是敌人从前线押解被俘女将士去济南女牢的必经之路,敌人押解普通女俘虏一般是用战马,押解级别较高的被俘女将则用铁囚车。

  鲁南女游击队长杨阿娇参加革命前,曾十多次跟村里的乡亲们亲眼目睹过前线被俘的娘子军女将士被敌人押往济州女牢。

  她永远也忘不了押解敌人喜笑颜开的丑态和被俘女将们哀愁和不屈的眼神,尤其是她的姐姐、原娘子军沂蒙地区游击女司令杨阿香在山区反扫战斗中被俘后,被敌人押往女牢时的情景。

  她更是不会忘记,那是一个寒雨菲菲的冬日,她看到左邻右舍的乡亲们纷纷往村口跑,一路悲愤地说着:“唉!前面又过囚车了!又有女革命遭罪了,听说还是个女官呢!”

  “好象是老杨家当娘子军的那个大闺女?”阿娇急忙奔到村口,只见一辆铁囚车在北方军戒备森严的押解下,正“吱呀、吱呀”地从村口的土路经过。

  囚车中站着一个年轻女人,正是她那参加革命后三年未见的姐姐杨阿香,只见杨阿香头戴钢盔、脸上沾了黑黑的硝烟,身着军装,双手被铐。

  足蹬已套了脚镣的棕色高筒战靴,皮带、武装带还在,匣和空刀鞘还挂在间,显然才被俘不久,刚刚从战场上被押下来,她原先的麻花辫已被剪短,梳着发髻。

  尽管身戴镣铐,她仍然英姿飒,艰难地在囚笼中举起戴铐的双手,向围观的老乡们告别:“乡亲们!小女子杨阿香辜负了你们,战败被俘,这就被押去女牢了!别在敌人面前哭!他们日子长不了了!北伐军马上就会来了!娘子军万岁…”

  阿娇一边着泪看着被俘后坚贞不屈的姐姐,一边听到押解敌人的议论,原来,北方军发动了对游击区的冬季“大扫”进行所谓的“五路围剿”游击女司令杨阿香组织山区的零散部队抵抗,她亲任“反围剿”

  战斗前敌女总指挥,在粉碎敌人第四路“围剿”的战斗中,她冲锋陷阵,连人带马落入敌人的陷坑中,被敌挠钩手钩出,负伤后不幸被俘。

  杨阿香是敌人在“大扫”中俘虏的级别最高的娘子军地方女干部,北方军高层命令将这位被俘的前敌女总指挥直接从战场押赴女牢受审。

  三个星期后,阿娇就听到了姐姐在济州女牢中面对敌人的酷刑拷问坚贞不屈、英勇就义的恶耗,她为给姐姐报仇,毅然参加了鲁南女子游击队,在战斗中成长为一位女游击队长,她发誓一定要尽可能地劫持囚车,解救被押送的女战俘,让她们免遭女牢折磨的厄运。

  一年来,女子游击队前后解救了十多名被押送的娘子军被俘女指挥员,也付出了数次解救失败,30多名女游击队员先后牺牲的惨重代价。

  可女队长杨阿娇觉得,只要能救出娘子军正规军的被俘女将,她们游击队姐妹们付出的牺牲算不了什么!

  这次接电获悉又有北伐女将被敌俘虏,将要押到女牢受辱,她立即派出女政委陈红带领全部女游击队员夜袭囚车,但遭到押解敌人意料不到的疯狂反扑。

  由于对敌战斗力估计不足,游击队损失极大,被迫撤退,陈红和十多名女游击队员掩护大队撤离,在用机和手榴弹大量杀伤敌人押解部队后,弹药告罄,她们与敌人进行了悲壮的白刃格斗,最终体力不支相继落入敌手,当顽强抵抗到最后的女政委陈红被敌兵打掉步,打昏在关押李丽的囚车旁,戴上手铐脚镣时,营救行动宣告失败!

  被打得晕头转向、损失惨重的北方军对被俘的进行了报复的酷刑摧残,十几名女游击队员被敌人撕下她们的绑腿,一个个绞死在大树下。

  营救行动的女指挥官陈红被俘后则当着囚车里李丽的面遭到了几个敌人极为残酷下的轮番折磨,受尽凌辱后被活埋。

  为防止女子游击队再次劫狱,夜长梦多,敌人决定就地杀害李丽,行刑的当天,敌人赶来了三乡八村的乡亲。

  在乡亲们面前,李丽被敌人卸掉了镣铐,掉了马靴,受了最后一次蹂躏,随后被五花大绑押到村外的石岗,这位娘子军优秀的骑兵女军官,被俘后仍坚贞不屈的忠贞女儿高喊:“被俘姐妹万岁!革命妇女抓不完!”的口号英勇就义。

  再说李琳终于得知李丽就义的详情后,悲愤之余,心中暗暗揣度:由女将们指挥的娘子军在北伐正面战场往往都是势如破竹,所向无敌。

  可是最近短短几个月,百分之八十的女战将却都在攻击女牢,解救女俘的第一次要战役方向战败被俘,使娘子军短期面临无将可派的窘境,这是为什么?

  李琳和她的女参谋们分析了一宿,认为其中除战术指挥方面的失误外,更主要的原因是轻敌。

  从女游击队解救李丽失败的战例看,敌人半夜遭到突袭后并没有惊惶失措,居然还能够组织起成功的反击,说明这些押送女俘、防守女牢的北方军战斗力极强,应是敌人的精锐部队,跟正面战场那些一听娘子军冲锋号声就高喊:“姑饶命!”的散兵游勇不可同而语。

  李丽想到守牢之敌的凶猛,又想到万一战败被俘后女牢中难以想象的凌辱,心中第一次有了怯战之意,她发电给陈金凤,告知尚未找到女游击队,要求原地待命休整。

  女骑兵们在村中天天为老百姓挑水、劈柴,对穷苦的山村妇女们进行革命教育,教她们读书识字、骑马打,军民融洽,乡亲们都亲切地称她们是“姑娘兵”

  再说女营长葛娟带着几位女骑兵前去与女子游击队接头商量合兵之事,历经数天,找了无数个山头,问了许多老乡,终于查到了游击队的驻地,联系上了电台,但同时也被敌人窃听到,走漏了风声,北方军指挥部得悉娘子军异动密报后,立即命令河岛芳子加强女牢戒备,同时紧急部署刚刚组建完成的北方女师,准备敌。

  再说找到深山中的女子游击队,见到杨阿娇,杨阿娇高兴地抱住她说:“娘子军姐姐!我们想死你们了!我前天还特地派女侦察连长琼花带了人去找你们呢。

  她没回来,你们倒先来了!”武装姐妹们见面分外亲切,葛娟传达了李琳的作战命令,约定了合击期和会合地点后,兴奋地回落凤村复命。

  几位女骑兵跨马扬鞭,驰过了一个个村庄,突然,前面树林里响起一阵零声和吵嚷声,葛娟和几个女兵赶快放倒战马隐蔽观察,不一会,声停止了。

  只见几个扎着小短腿、穿着缎子衫、斜戴礼帽、歪挎盒子的男人拎着麻绳向刚才响的地方奔去,嘴里还兴奋的叫嚷着什么,葛娟知道这是地方土财主的保安队,也称还乡团,她命令女兵们不要出声,出手,准备应变。

  几分钟后,那几个还乡团员骂骂咧咧地从草沟里押出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女人来:“妈的!小娘们!打伤了我们弟兄还想跑!捆紧点!捆紧点!”

  葛娟看到,这个女人大约二十来岁,梳着一条麻花辫,上身穿着篮印花土布,间扎着皮带,皮带上挂着一个空匣,下身穿着打了补丁的小红花

  在脚上的一双黑色中筒女皮靴里,脸上有被树枝刮破的血痕,篮印花布已被撕破,只剩几片布条勉强遮住部,走路一瘸一拐的。

  很明显刚才被俘时跟还乡团进行过烈的搏斗,一个还乡团员恶狠狠地用树枝打她,骂道:“琼花你第一个死丫头,两年前居然从我们老爷的房里逃走了!想不到今天也穿上皮靴,当了女匪头了!

  押到寨子里去,看老爷怎么收拾你!”葛娟这才知道这位被俘的女干部原来就是前天出来准备与她们联络的游击队女侦察连长琼花,琼花杏眼圆瞪:“我就是琼花!你们解我请赏去吧!”

  几个还乡团押着她,看着这位衣衫褴褛的年轻姑娘被皮带紧勒、皮靴紧裹出的人曲线,不心猿意马起来,几个坏蛋突然同时使个眼色,将琼花摁到在地,胡喊什么:“管他妈什么老爷!弟兄们先上喽!”

  说着一个家伙就去解她的皮带,另一个去按她的大腿,其余两个抢着去她的皮靴、褪小花,琼花娇斥:“氓!无!”

  极力挣扎!奋力抬起脚上的女战靴,将几个敌人踢得直哼哼,但她终究是个柔弱姑娘家,被俘时又耗尽了力气,渐渐不支,被敌人扯掉了皮带,褪去了女靴,在地上。

  紧急关头,只听“叭!叭!”几声倩脆的响,在琼花身上的还乡团报销了三个,其余几个不明就里,吓得,丢下慌里慌张三散逃跑,葛娟她们举着手追击,可是几个还乡团跑得比兔子还快,哪里追得上!

  葛娟救起琼花,解开她身上的绳索,帮她系好皮带,穿上战靴,险些受辱的琼花扑进葛娟的怀里放声大哭!

  原来琼花她们在寻找女骑兵团路上不慎遭遇了地主刘老三的还乡团,双方发生战,几名女游击队员牺牲后,寡不敌众的琼花惨遭俘虏。

  葛娟观察了周围的环境,说:“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将琼花扶上自己的战马,二人合乘,准备撤退。

  突然,林子里人影晃动,声大作,几十个还乡团已围了上来:“不许动!

  杀了我们兄弟,抢了老爷的妞还想跑!”葛娟等人一边向敌人击,一边策马扬鞭撤退,还乡团见她们人少,胆气顿生,也在刘老三的恶管家、马队教头胡文彪带领下,骑马追了上来。

  一阵之后,几名女骑兵相继中弹落马牺牲,葛娟带着琼花,马力不支,渐渐被赶上,她瞄准还乡团头目胡文彪扣动了扳机,可是没响!

  “哈!没子弹啦!”胡文彪高兴地大嚷,葛娟出了她的女式战刀,着冲上来的敌人一阵滚瓜切菜地砍杀,几个还乡团哭爹喊娘地被砍下马来!

  可是还乡团马队越围越多,尽管葛娟刀法娴熟,劈倒不少敌人,可还要保护琼花,渐渐体力不支,身上也几处被创。

  一旁督战的胡文彪见有机可乘,打马上前扑向葛娟,胡文彪刀法刁钻,刀沉力大,葛娟招架十几回合后渐渐乏力,香汗淋漓,顺着大腿了半马靴。

  狡猾的胡文彪还不时往琼花身上招呼,葛娟不有点手忙,胡文彪钢刀直奔她面门而来,葛娟猛一低头“乒”的一声,头盔被打掉,出一头乌黑的长发,胡文彪见了,才知道敌人原来是一员英姿飒的女将!

  胡文彪狂喊:“弟兄们!别开!是个女的!是个女的!抓活的!”还乡团立马炸开了锅,都在笑喊:“抓到后给弟兄们玩玩!”

  葛娟又羞又怒,刀法渐,胡文彪瞅个破绽,两马并头时,猛一刀磕飞葛娟的战刀,同时伸手揪住她的武装带,葛娟毕竟是女,身段轻柔,竟被膀大圆的胡文彪一手提起离开马鞍,走马活擒!

  琼花眼睁睁看了葛娟被擒的惨烈一幕,不嘤咛一声,昏倒在马下,再次被俘!且说胡文彪将葛娟重重地扔在地上,大喊:“把这臭娘们给我捆上!”

  还乡团们纷涌而上,葛娟早已战得筋疲力尽,更被摔得眼冒金星,任凭敌人拢肩搭背,戴手铐的戴手铐,上脚镣的上脚镣,被捆绑时更是被敌人扰戏,苦不堪言!

  不几时,她已是浑身镣铐!还乡团唯一的一副女式镣铐用在葛娟身上,敌人只得将同时被俘的琼花用麻绳捆绑起来,恶狠狠地对她说:“妈的!只剩一副镣铐了,先用在女军官身上,便宜你第一个死丫头了!”

  土霸王刘老三正在大堂上和师爷赌牌,听得还乡团来报,说管家抓到了两年前逃跑的丫头琼花,不高兴得眉开眼笑,又听说还俘虏了娘子军正规军的一名女骑兵营长,更是欣喜若狂,一叠声地狂叫:“押上来!押上来!”

  不一会,随着一阵镣铐的叮当声和两个女人的怒骂声,几个还乡团员推桑着被俘的葛娟和琼花押进堂来,只见女营长葛娟秀发零、军装不整、大腿几处受了刀伤,马上血迹斑斑,尽管双手被铐,马靴上也已套上了大的脚镣,可她仍高昂着头,立不屈。

  刘老三从没见过全副武装的女军官,除了偶尔抓到过几个女游击队员外,他的还乡团也是第一次俘获娘子军的营级女军官,刘老三围着葛娟细细打量,发现这位被俘女军官面容娟秀、双峰高耸,尽管戴着镣铐,但她高挑的身材、间的皮带和脚上的马靴却勾勒出一股成少妇的感韵味,更平添几分英气。

  刘老三边看边想:“妈的!这当兵的女人就是跟乡村妹子不一样…老子还没玩过女军官呢!”

  想着想着不哈喇子直,犯了老毛病,起了坏心思,他一边嘀咕道:“让老爷看看姑娘的伤重不重?”

  一边伸出一只手去摸葛娟的大腿,另一只手去解葛娟军装上的风纪扣,葛娟又羞又怒,娇斥:“狗地主!臭手拿开!别碰我!”

  举起戴铐的双手挥动铁链砸向刘老三,刘老三猝不及防,给一铁链打了个三脚朝天,他气急狂吼:“弟兄们!给我把这臭娘们儿扒光!”

  几个还乡团上来就要葛娟的军装,突然,一旁的师爷喊道:“慢!住手!”

  师爷趴在刘老三耳边悄声嘀咕道:“三老爷,不是小人挡您的兴致,这女人不比寻常的民女村姑,可是女战俘,还是个女军官!最好是解到北方献给大帅玩玩,再说她还没招供,不可胡来!况且您还有琼花那死丫头嘛!”

  说罢,师爷走到葛娟面前,干咳两声,摇头晃脑假斯文道:“小姐受惊了!

  咱老爷原本是绿林人,不知礼数,望见谅,我们吴大帅一直教导我们要优待俘虏,尤其对小姐这样的被俘女将可更要怜香惜玉!况且前北京又下达了一个什么“优待女俘虏条例”兄弟们就更是不敢造次啦!我保证小姐在此免受非礼!

  另请小姐告知在下此行何意,有何密事,但如果坚持不招,皮之苦可难免哪!”

  “哼!娘子军的秘密,你们休想得到!有多少酷刑,尽管来吧!姑娘我皱一下眉头就不是娘子军!”

  “的,嘴还硬!我刘老三对付女人的土刑可不比济州女牢的差!弟兄们,给她来个‘肋骨’!”

  葛娟挣扎着被按倒在地,几个敌人扛来一大的原木,在她的部,木头两端各站上一个敌人,不停地用脚踩动木头,木口滚到大腿,又从大腿滚回到小肚子,来回的碾得她不过气来,刘老三见她仍不屈服,又不断地叫狗腿子们站上木去加码,葛娟忍痛熬刑,一声不哼。

  刘老三喝问:“滋味好不好受?说还是不说!”

  “呸!”一口含着血水的唾了刘老三一脸,他气急败坏地高叫:“上烙刑!上电刑!还有…还有…玉女凳梯、猿猴献果!”

  葛娟咬牙熬过了一道道的酷刑,只字未吐,刘老三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如此的意志如钢,坚贞不屈。

  他开始绝望了,狠狠地说:“好!女骑兵!我让你骑骑木驴!”还乡团又将葛娟以骑马的姿势捆在钉木钉的木架上,施了一遍“仙女骑木驴”的女刑,葛娟终于忍受不住这毫无人的女式酷刑,娇呼一声昏死过去,不多时被凉水浇醒,刘老三凑过去,可他仍然看到的是葛娟紧闭的双,不屈的目光!

  他沮丧地朝师爷挥挥手:“臭娘们!还倔!先押到土牢里再说!跟弟兄们讲,这是要解到北边儿给大帅亲手折磨的女俘,谁都不许碰!”

  葛娟高喊着:“狗地主!这样侮辱被俘女将!不得好死!”被踢打着关进了刘老三私设的土牢。

  葛娟受刑时,琼花在旁一直着泪,她看着葛娟一次次痛苦地昏倒,听到葛娟一声声惨呼,她的心里又恨又怕!

  葛娟被押走后,刘老三涎笑着问道:“怎么样?琼花姑娘,女连长,是不是该你来告诉我呀!”

  琼花怒喝:“呸!姑娘要学娘子军,决不向你们这些恶魔投降!”师爷嘿嘿一笑:“弟兄们,琼花姑娘想做女英雄,先给她上老虎凳!”

  如狼似虎的还乡团立马将她捆上刑架,掉她的女战靴,在她的脚下垫上砖块,一块,两块,三块…

  琼花的表情越来越痛苦,呼吸越来越急促,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一个叫王二狗的狗腿子喝问:“小娘们!说不说!不说再加砖!”

  到底是年轻姑娘,琼花终于痛的受不了了,哀求道:“二狗!看在都是同村乡亲的份上,别…别加了!”

  “那哪成!我得靠三爷赏饭吃呢!嘿嘿,熬不住啦!早招了不就什么事都结了?!”

  王二狗恶狠狠地又加上了一块厚砖,琼花大腿一阵钻心地疼,她彻底崩溃了!断断续续地向刘老三供出了女子游击队的驻地,编制人数,装备和活动规律等情况,在受火烙双峰酷刑时,她又供出了她所知道的与女骑兵团联合作战的军事计划。

  刘老三得意洋洋,让琼花在供述状上画上押,连夜赶制了两部囚车,命令师爷带着供状和胡文彪一起押解葛娟和琼花,送往附近的北方女军驻地向河岛芳子邀功报信,芳子得了如此重要的情报,又凭空抓了一个娘子军女将,大喜过望,赏给师爷500块大方,又将葛娟提审了一次,照样是一阵严刑拷打。

  芳子亲自执鞭拷问葛娟:“你先在本姑娘这受点罪,等活捉了陈金凤和李琳,再让你们姐妹在女牢里团聚!”

  葛娟坚贞不屈、凛然回道:“呸!不要高兴得太早!金凤姐和李琳妹一定会打下女牢,活捉你这魔女为被俘的姐妹报仇!”

  芳子下令将两个女俘虏押在军中,同时召集女军头目部署偷袭鲁南女子游击队、活捉杨阿娇的作战行动,她命令胡文彪回村后抢一些蓝印花布和小花,准备伪装成琼花她们的女子侦察连,胡文彪率狗腿子们在村子里看到穿花布的姑娘就扒衣服,子,飞狗跳。

  好不容易凑了六七套衣服,向芳子差领赏不提。
上一章   北伐女将蒙难记   下一章 ( → )
古墓小说网提供小说北伐女将蒙难记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北伐女将蒙难记在线连载及下载,希望在古墓小说网的阅读能为您平静心情,减轻压力。北伐女将蒙难记最新章节无弹窗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尽在古墓小说网。